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丹师剑宗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一雪前耻

    穆林招呼一声,踏步而行。

    修罗刀王道:“去什么地方这边不是返回商会的。”

    “修罗叔叔,我们去偃月书院。夫君要去一雪前耻

    还请修罗叔叔多多照应,帮我们压阵。”

    徐映雪说道。

    修罗刀王面色一沉:“不行上次能从偃月书院全身而退,那是偃月书院措不及。

    这次还去,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证你们活着出来。”

    他说的是不能保证徐映雪他们活着出来。

    言外之意,他自己还是能够活着出来。

    这是何等自信

    徐映雪道:“修罗叔叔多虑了,我们代表道广商会,偃月书院还不敢对我们出。

    更何况,夫君只是和陆尘公平挑战。

    在挑战击杀他,偃月书院又能说什么

    总之我们这一次是去拜访,切磋,交流武道。

    偃月书院大门大派,如果连这都不敢答应,以后还哪有脸面在江湖上露头”

    修罗刀王皱眉沉思。

    若不是为了得到徐道广应承的宝物,自己才不会委袁求全的来给徐映雪做保镖。

    这小贱人,实在是讨厌的要死。

    但为了宝物,还是忍忍。

    反正偃月书院留不下自己,自己不必畏惧。

    “好,那就去偃月书院,速战速决。”

    修罗刀王雷厉风行。

    言罢,便带着穆林人,御风而行,赶往偃月书院。

    偃月书院。

    核心院东门门口。

    修罗刀王从空而落。

    饶是他心高气傲,山门也不敢飞行硬闯。

    因为这是大不敬

    偃月书院的阵法会因此而激发,所以他不得不落下,从山门踏入。

    “你们自己进去吧,我暗保护即可。

    小姐,你们就说代表道广商会挑战偃月书院陆尘。

    偃月书院想必不会过分。”

    修罗刀王嘱咐一声,身形便消散不见。

    他还是不愿意正面冲突。

    若非必要,还是不要露面为好。

    “修罗叔叔,我们明白,绝不惹麻烦。”

    徐映雪应道。

    穆林脸上则带着兴奋的笑容,旁若无人的踏入山门。

    “是穆林”

    山门护卫惊呼。

    “宗门弃徒,竟还敢返回宗门”

    一位直线境一重执事冷喝,挡住穆林。

    自从穆林事件发生之后,宗门就加强了山门防御。

    没想到,穆林这小子居然真的还敢回来。

    好大的狗胆

    “呵呵。”

    穆林冷笑:“我今番代表道广商会来挑战偃月书院,你们偃月书院可敢一战”

    “宗门弃徒,也敢妄言挑战

    所有人,布阵,拿下他”

    执事大喝,右一挥,众护卫齐齐而动。

    “敬酒不吃吃罚酒”

    穆林嗤骂,长剑抖动。

    唰唰唰。

    眨眼之间,众护卫尽皆倒地不起。

    就连那直线境一重的执事,也是大口吐血,惊声尖叫。

    “快通报宗门,穆林回来了。他带外人硬闯山门”

    “闭嘴”

    穆林大怒,一脚踩在执事嘴里,将他牙齿舌头尽皆踩爆。

    随后,大步而行,往核心院内部走去。

    他一路畅通无阻,胆敢阻拦者,尽皆被击飞,毫无还之力。

    “穆林回来了,实力突飞猛进,杀入我们核心院,如入无人之境”

    一声声惊呼在核心院传播。

    长老齐齐而动,却被修罗刀王阻止。

    “修罗,你番四次来我们偃月书院撒野,是不是真以为我们偃月书院好欺负”

    “不敢。穆林此番前来,只是代表我们道广商会,来挑战你们偃月书院而已。

    并非故意搜事。

    你们只要把陆尘叫出来,让他和穆林打一场就行了。

    我看这两个少年都有想法,那陆尘应该也很想和穆林再打一场吧。”

    修罗刀王淡淡道。

    其实他心将穆林骂了千百遍。

    这个贱人,仗着徐映雪对他百般依赖,便放纵无比。

    说好不要惹事,还不停的攻击偃月书院弟子。

    以为突破直线境一重很厉害是吧。

    妈的。

    若不是看在徐映雪份上,早把你杀了。

    “我们陆尘正在修炼,没时间和穆林比试,你们走吧。”

    一个声音冷淡传来。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苍鹭长老。

    “哈哈哈。”

    穆林大笑:“没时间和我比,还是不敢和我比”

    苍鹭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现在走还来得及,若是等陆尘收到消息,只怕你就走不了了。”

    “哦”

    穆林眉头一挑,讥讽道:“苍鹭长老,半年没见,你说大话的水平有长进啊。”

    被晚辈讥讽,苍鹭并不着恼,而是摇了摇头,道:“给过你会了。

    本来不想因为你这样的下滥耽误我们陆尘宝贵的时间。

    但是你自己要找死,就不要怨我了。

    卿长老,去望气塔把陆尘请来。

    只要说穆林来送死,陆尘就不会错过这个会。”

    “是。”

    卿长劳立刻应声,御风而行。

    穆林心头忽然升起不妙的感觉。

    这个苍鹭他认识,核心院第一长老,权力很大,年纪也很大,做事沉稳。

    他并非爱说大话的人。

    但今天却不停的说自己是来找死。

    这是吓唬自己,还是真的对陆尘拥有无比自信

    哼。

    不管他对陆尘有多少自信,今天他陆尘也必须要死

    半年时间,自己可以突破到直线境一重,他陆尘可以吗

    自己可以突破,是因为有徐映雪的灵丹妙药。

    这可全部都是徐道广亲自给徐映雪准备的。

    随便一枚丹药拿出去,都会有万人争抢。

    这些丹药,自己却服下了不下百枚

    不只是修为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剑法,也通通有了提升

    除此之外,袁世煌那里,可还有道广商会亲传的天级剑法

    袁世煌太蠢,无法掌握天级剑法。

    但自己却已经将天级剑法修炼到了入门

    别小看只是入门,但入门的天级剑法,也要比圆满的地级剑法更加厉害。

    这是一种境界上的提升。

    圆满的地级剑法,它终究也只是一门剑法。

    而天级剑法,却已经有了生命。

    此之谓,剑灵

    剑法有灵,便可孕育出更强势、更宏伟、更浩大的攻击。

    外加上自己已经是直线境一重。

    内气已完全转换为真气

    他陆尘,如何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望气塔,第九层,原力境望气室。

    自从进入此望气室以来,陆尘就没有出来过。

    整日除了日出时运转天翔法吸收鸿蒙紫气,便是钻研小玉人。

    半年时间,小玉人已经被他摸透。

    天级功法,也已经孕育而出。

    依旧是巨锡心法,但却是更高一重的巨锡心法。

    原来这小玉人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强大。

    它其蕴藏的并非是天级功法,而是一种对天地人体的感悟。

    一个能够改良功法的宝物,这是何等珍稀

    庞珞师父居然会把这东西交给自己

    越是发现小玉人的珍稀,陆尘越是感激庞珞师父,同时心头疑窦也越来越多。

    他打算再吸收几日鸿蒙紫气,等原力境九重彻底稳固,达到巅峰,就去找庞珞师父,询问此事。

    正好也把小玉人还给师父。

    反正小玉人自己已经钻研透,对人体结构完全有了翻新的认识。

    这东西如此珍贵,还是给师父保管吧。

    “托小玉人的福,巨锡心法提升到天级之后,巨锡剑法也跟着突破了。”

    陆尘右双指微微一捏,空气便发出音爆之声。

    声音响彻望气室,震耳欲聋。

    “入微,圆满巅峰”

    陆尘微笑。

    巨锡剑法和入微是一体的,突破圆满,入微便也突破圆满。

    “陆尘。”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陆尘惊诧,道:“是巨锡吗”

    “是我。”

    声音在耳朵边传来。

    陆尘讶然:“你怎么从灵魂空间出来的我不记得我可以将你召唤而出。”

    “你并无法将我召唤而出,是巨锡剑法将我召唤而出。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能修炼到圆满巅峰境界。

    看来,我也是时候要和你并肩作战了。”

    巨锡的声音依旧缥缈。

    陆尘四处张望,却无法看到他的虚影,讶道:“如何并肩作战”

    “剑身,出来吧”

    巨锡的声音快意。

    没等陆尘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五行戒指一颤。

    嗖。

    从其飞出一把剑。

    熟悉的剑。

    此剑陆尘永远无法忘怀。

    因为这是他养了年,并且改变了他命运的剑。

    巨锡剑

    “可是剑已经损毁寸断,如何能用”

    陆尘惊异询问。

    “呵呵。”

    巨锡微微一笑,虚影终于出现,悬浮于巨锡剑剑身之上。

    就见巨锡剑连同剑鞘一起立起,开始发出铮鸣颤动。

    陆尘瞪大眼睛看着,心头忽然生出无比激动。

    他有一种感觉,巨锡剑好像在修复。

    不,更准确的来说,这不是修复,是重生。

    此剑,已经有灵。

    剑灵便是巨锡

    灵魂不灭,剑身不灭

    原来自己将巨锡剑法修炼到圆满的时候,巨锡之魂便已经彻底凝固。

    这一把剑,将不再是普通的剑,而且比什么灵器都更出色。

    因为灵器的灵,是伪灵。

    伪灵不可言,无思想,只会应和主人,简单配合而已。

    但眼前的巨锡不同。

    他是真灵

    而且这个真灵,是很早就孕育而出,是伴随着自己的心血孕育而出。

    观巨锡之像,和自己便有八分相似。

    可以说,巨锡就是自己的分魂。

    有分魂做剑灵,自己的巨锡剑法,只怕还会更强。

    仓啷啷

    巨锡剑在震颤。

    噌

    剑身突然窜飞而出,自主落到了陆尘上。

    “陆尘,我们又能并肩作战了。”

    巨锡的虚影环绕在陆尘右边,微微笑道。

    “是啊,巨锡,我们又能并肩作战了。”

    陆尘感慨万千。

    他还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就算是想过,也没有料到这一天会如此之快。

    巨锡,好兄弟

    嘶嘶嘶。

    巨锡忽然发出低语之声,声音仿佛陆尘脑海响起。

    陆尘身子猛地一震。

    他发现这是巨锡在给自己灌输剑法要旨。

    身为剑灵,给自己灌输剑法要旨,这是什么意义。

    这代表着,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巨锡剑法彻底融会贯通,并更进一层,比以前强出百倍千倍。

    “巨锡,这是要将我推入化境吗”

    陆尘震惊自语。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