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海军连

章节目录 三七五章 狡兔三窟

    五章狡兔窟

    镇西头的枪声响起时,镇公所里就乱了起来,驻守在里面的伪军乱糟糟地大喊:“有人打枪,快看哪里打枪”“找死啊,这么多枪声,你知道有多少人吗”“快,快打电话给皇军”

    相比而言,鬼子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当半个小队冲到镇公所门口时,大门才堪堪打开,从里面走出几十个衣衫不整的伪军。

    野村曹长鄙视了一眼,冷冷地说道:“黄队长,你们的素质太让我失望了”

    伪军排长黄津生连连哈腰:“太君息怒,我们这就上前,这就上前。”

    一队人马冲到镇西,黄排长傻眼了,这不是姜老板的车店吗平时可没少收这家伙的好处,今个是咋了怎么这么多人在里面打枪

    不但是他,整个镇公所里的伪军都受过姜老板的不少好礼,此时眼见金主遭难,他们也提起了精神,还隔着五百米呢,就纷纷开枪,同时大声叫喊道:“姜老板,我们来了”“叭叭叭”

    “八格,停止射击,人都没看到,你们乱打个什么的”村野曹长简直气疯了,这哪是出来打战,完全是想用人金松众先把敌人吓跑,一方面可以保存实力,另一方面则是讨好姓姜的,心想,别经为我好糊弄,咱可是在这里呆两年了。

    叫停了伪军后,村野直接让这帮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靠边站,先看看大日本帝国士兵是怎么打仗的。

    十来个鬼子分为两路,从街道两侧互相掩护着向前,枪口则指向前方和对面屋顶。

    “看看,看到没有这才是打战”黄排长立马化身鬼子的铁粉,对下大叫道:“知道你们为什么没用吗你看看人家,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要忘记暗处的危险以后要是再不注意观察,老子迟早要被你们害死额,怎么了”

    就在黄排长叭啦叭啦教导部下的时候,一连两声爆炸把所有伪军全都打回了原形,一个个全都瞪着金鱼眼,傻楞楞地看着长街。

    两团火光,一声爆炸,十多个鬼子,就在他们眼皮底下,被炸得躺满一地,现场一片狼藉,更有八个抱着肚子、大腿,在地上翻滚哀号。

    “排,排长,这是嘛武器,怎么这么狠咱兄弟们要是抢先一步,躺在地上的可就是我们了”

    黄排长到此时还没还魂,他只是一个劲的叨念着:“幸亏,辛亏。可惜了,可惜了”

    “黄桑,快来救我们”一个声音在前面人群响起,定睛一看,原来是村野这家伙,身上一片黑乎乎的,指挥也不知被甩哪去了。

    “啊,来了,来了,大家快点。”黄排长闻言,连忙招呼下过去,打战没轮到他们送死,救人再不积极一点,回头鬼子是会用刺刀挑人的。

    “哒哒、哒哒哒”就在黄排长带着八个人上前时,突然从前面街角拐出两个人影,一言不发直接就开枪,八个伪军身子一震,然后就象被抽了气的娃娃,一个个软倒在地。

    黄排长没死,只是肚子了一枪,八毫米子弹穿过他薄薄的衣衫,把里面的肥肠直接加工成了火腿肠。

    “嗷呜”黄排长就象被狼咬了一口似的,猛地向前扑倒,而后,捂着肚子在地上惨厉地打起滚来。

    这下,后面的伪军更不敢上前了,要知道,这里虽然离车店只有两百多米,可前面的十字路口显然是个死亡陷阱,死道友不死贫道,一帮家伙连忙缩了回去,嘴里大叫着要拿单架,要打电话,一瞬间,全跑了个没影。

    就在耗子和串串对鬼子补枪时,老辛的臂也少了半条,他大叫着向后坐倒,梅德旺竟然不过来帮他包扎,而是再次把头抬起。

    “啊,那个家伙没死,老辛,我明明看到你打了,怎么一点事没有”

    老辛看了眼被乱枪击的小宋,心里都快被梅德旺这个丧门星气死了,跟着自己的两个下,一死一伤,小老婆也被击面门,鼻孔间的一个血洞,看起来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反而这个小白脸一点事没有,说他胆子小竟然还敢再看一眼。

    其实他是高估梅德旺了,这家伙一心想着万金松死,哪肯错过刚才的会结果,自己投奔的上司也少了条膀子,让他魂一下子少了六魂。

    听着后院开始响起的枪声,脸色苍白的梅德旺连忙向老辛求教:“辛,那个辛组长,我们已跑吧,再不走来不及了,那个胖子他不是人,一辈子都不是”

    老辛也知道,再打下去,自己这方肯定要全军覆没,他撕下一块衣角,匆匆包扎了一下,就带着梅德旺跑路。

    后院的枪声陡然密集起来,不但有勃朗宁,还有马牌撸子和左轮枪夹在其,作为特工,各种小枪掩藏方便,是为不二之选,但今天对上两支大容量的突击步枪,他们的小枪就很难对付了,要知道,目标在快速移动时,哪怕只有十几米距离,枪也不容易打。

    打到最后,姜副站长寂出了大杀器,两支汤普森,还是带弹鼓的,这里面可是五十发1143毫米子弹,扫射起来简直是狂风暴雨

    冲锋枪一响起,大柱和万金松就猛地向旁边侧翻,同时扯出两枚闪光弹,想也不想就扔了出去。

    饶是万金松躲得快,后背也接连了好几发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把他的身形又向前推进了一两米。

    “嘭嘭”两枚闪光弹适时响起,姜副站长和另一个枪只觉眼前一亮,已失去了目标踪迹。

    “嘭嘭”又是两枚铁珠雷爆起,身边的枪大叫一声,浑身已四处冒血,副站长倒也灵,枪一收就往侧屋逃去。

    既然跑了,两人也没空去赶尽杀绝,本来跟这帮人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找到正主才是此行目的。

    往正屋内甩了两枚雷,两人一人撞门,一人滚进,四下一瞄,没有发现任何活口,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只见地上倒着具尸体,已被炸得不成样子了。只是,最重要的两个角色却不在里面。

    “万哥”大柱发现了地上的一块铁板,上面留着把后,伸正要上提,就被万金松一脚踹开,一连滚了两滚才止住。

    “嘭嘭”两声闷响,这块大铁板竟然被炸得向上跳起,而后,轰然落下。

    “怎么搞的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了”万金松怒吼道。

    大柱浑身象被水浇过一样,大意了,刚才竟然做出如此鲁莽的举动,要不是万金松来得快,两人都得受伤。

    摇了摇昏沉的脑袋,大柱才清明一些:“跑了,我们要不要追下去”

    万金松听出大柱声音有点不对,连忙问道:“大柱,是不是失血过多头有点昏了”

    见大柱点头,他连忙扶起,低声道:“那快走吧,这里不可久留,东边的枪声密集起来了,这两家伙即使跑得再远,也有会再抓住的,我们先撤”

    街东头,鬼子越来越多,枪弹打得砖石乱飞,两翼也有鬼子包抄上来,就在耗子和串串快撑不住时,一连串的爆炸在两侧巷道里响起,同时,一串串火红的弹道卷向正在攻击的鬼子,耳传来万金松的大喊声:“交替掩护,过河”

    3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