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腹黑警官嫁不得

章节目录 第 78 部分阅读

    什么心情来面对,当然,她也没有想到,沐云瞳都抛弃他离开了,跑到美国去了,殷烈竟然还能对她念念不忘,甚至,还找了私家侦探,二十四小时监视她一切,将她再美国所有消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看到这样殷烈,她内心阴暗角落开始暴动了,那一刻,她嫉妒沐云瞳同时,也有了一种不管使用什么方法都要得到殷烈心思。

    她想,她爱情,也许就是那一瞬间变质。

    从爱情到嫉妒变质——

    终于,她利用家族逼迫殷烈答应订婚了,可是当她看到殷烈那冷冰冰态度时,她心情依旧很是复杂,没有成功喜悦,相反心情一度糟糕透顶。

    她自我嫌弃自我放逐想要借酒浇愁。

    打开手机将自己熟悉人找了个遍,她竟然可笑发现,她甚至连找出一个能够陪她醉酒朋友都没有,可见她这些年将心思放殷烈身上有多么彻底,她为了殷烈这个男人,忽略了身边所有朋友。

    将电话从上往下翻找着,她很是挫败,直到萧祺名字跳跃出来时,她才犹豫过后给萧祺打去了电话。

    电话那头萧祺显然很是意外,但是听到她来意时,他却还是二话不说就来了。

    那晚她喝了很多酒,也是她第一次如此放纵自己,她像个十七八岁年轻少女一样,喝着,发泄着,哭泣着,讲诉着,所有一切都和殷烈有关,而萧祺则静静听着。

    酒后乱事,喝醉酒男女发生关系,这是很普遍戏码。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也会遇到这种事情,讽刺是,对象竟然是萧祺。

    醉酒后第二天,她从萧祺怀中醒来时,她整个人都傻眼了,然后对着萧祺就是一阵讽刺话语,那些话语,事后她想想甚至都觉得伤人。

    她想,那一刻萧祺应该彻底被她伤害了吧!

    萧祺听着她那些伤人话语,嘲讽离开之后,她整个跌坐酒店大床上,那一刻心也被狠狠掏空。

    说句实话,她不想要说出那些伤人话语,真,可是,有时候伤人话语并不是不想就不会说出,人往往都是无法控制自己情绪动物!

    萧祺看上去是个开心果,但是他内心深处也有着深深骄傲,否则,他也不会将自己感情隐藏如此之久。

    订婚前一天。

    殷烈喝得烂醉,给她打电话人是萧祺!

    当她赶到现场时,殷烈殷醉得不省人事了,萧祺看了看她,随即将殷烈交给了她,然后便转身走人。

    她尴尬看着萧祺身影良久,随即才将自己复杂情绪调了回来。

    将殷烈送到他家里,听着他迷糊时,口中呢喃亲密话语,老婆,瞳瞳……等等这些字眼全部都刺激了她神经,那一刻,嫉妒疯狂吞噬了她一切理智,她开始像是一个恶毒女人一般,算计殷烈,打算让一切生米煮成熟饭,以殷烈为人,那他绝对会对她负责,这一点她深深自信。

    可惜,她千算万算却漏算了殷烈这个关键。

    他喝得烂醉,醉得不行了,甚至身体还是如此清晰,他抗议着她接近,他甚至敏感感觉到她不是沐云瞳,哪怕她再他耳边轻轻呢喃自己就是沐云瞳,想要做沐云瞳替代品都没有成功。

    殷烈他用身体,理智拒绝了她。

    当她光着身体躺他旁边,甘愿糟蹋自己做沐云瞳替代品迷惑他时,她内心深处伤没有人能够理解,而让她自己不敢置信是,这样做她,内心深处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尤其是当殷烈根本醉得不省人事时,依旧清楚她不是沐云瞳时,她加唾弃自己。

    那晚她哭了,哭得不成丨人样!

    同时也做出了一种决定,光着身体安静躺殷烈身旁直到天亮,一夜未眠!

    殷烈醒来时,那张酷脸上闪过一丝疲惫,然后视线才再她身上定格,她一直注意着他,自然也清晰看到了殷烈眼眸当中闪过那抹惊诧——

    但是她心里却因为他那抹惊诧而雀跃,她期待着接下来他反应,他会不会像是自己设想那般,说出对她负责话语。

    但是——

    意外,殷烈却什么话都不说,他残忍决绝得像是一个嫖客一般,起身穿衣一声不吭。

    她依旧傻坐再床上,看着他动作,整个人精神都被掏空。

    良久,殷烈将衣服都穿好之后才微微扭头看向她,眼眸里都是严肃且认真:“柳絮,我从来都不是好男人,不管昨晚我们究竟是否有发生什么关系,我都不会对你负责。”

    一句话残忍得像是刀子狠狠捅着她内心脆弱。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殷烈竟然会如此,他竟然会做出这种没有风度,没有绅士事情,他竟然也没有像是她料想那般,像个男人一样做出对她负责态度。

    他所有一切都跳跃出了她想象,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但是他如此做法,却也加刺激了她内心,她爱情早就已经变质,并不是纯粹感情了,她感情里夹带着一种名叫得不到就要摧毁因子。

    她想自己可能是因为嫉妒沐云瞳,嫉妒她可以如此纯粹丝毫都不付出便得到殷烈爱情,得到他所有一切疼宠,理所当然得让她心痛。

    有一种东西也再那一刻疯狂孜长——

    她想她完了!

    理所当然和殷烈订了婚,殷烈态度一如之前那般平静,他对那晚事情没有任何感觉,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一般。

    但是她却深深得意,再她看来,他醉酒那一晚,他不愿意付出责任那一晚将会是她破坏大砝码。

    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订婚过后没几天,沐云瞳这个讨厌女人就从美国回来了,她又开始疯狂侵略着所有一切关于殷烈事情,对于她来说,沐云瞳就好像是那种会传染蔓延病毒,而这种病毒是她避之不及却又无可奈何东西。

    她眼睁睁看着沐云瞳侵略一切,眼睁睁看着沐云瞳折磨着殷烈。

    殷烈住院那段时间,她用着殷烈未婚妻身份狠狠地报复着沐云瞳,可是,管如此了,殷烈却依旧没有放弃过她,对沐云瞳爱情,一如当初那般,坚定执着得让作为深爱他她来说,连嫉妒都有些乏力了。

    沐云瞳和殷烈所有交集,她都一清二楚。

    几次容忍让她情绪崩溃,失手伤了她,当那把水果刀捅进沐云瞳身体时,她整个人早就神魂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她情绪崩溃异常,害怕异常!

    作为警察,她有着自己梦想,可是,渐渐,因为殷烈,她已经和自己梦想背道而驰了,她自己都没有发觉时候,她距离梦想也越来越远了!

    沐云瞳受伤了,但是却也有了名正言顺回到殷烈身边借口。

    她生活也开始陷入一塌糊涂。

    当沐云瞳和殷烈开始幸福时,她当初压下赌注也开始回馈了她,她怀孕了。

    虽然她极其清楚知道肚子里孩子是谁,但是她却还是连犹豫都没有便打算拿着这个孩子去报复殷烈和沐云瞳幸福。

    这世间残忍事情,莫过于求而不得了,她对殷烈感情求而不得,几年痴恋终却什么都得不到,这让她奔溃且癫狂!

    这个孩子成功报复到了沐云瞳和殷烈,她搅和了他们幸福,像是一根刺一般进入他们生活,也成功住到了殷氏大宅。

    沐云瞳因为流产过多无法怀孕是她弱点,而她肚子里,所谓殷家孩子却是她胜利筹码!

    看着沐云瞳和殷烈幸福渐渐瓦解,她痛不已!!

    因为肚子里孩子真正由来,她清楚知道孩子是不能出生,她心里残忍做出了决定,甚至自私从来都没有想说要告诉萧祺这个真正孩子父亲,她独裁而专制选择了让孩子死亡。

    殷烈对沐云瞳感情有多么浓厚,殷家人心知肚明,所以对于殷烈半夜经常离开家里,然后凌晨回来戏码,殷家人也是假装不知道。

    她却无法忍受,直接和殷烈宣战!

    然后用孩子来打乱他们幸福,故意流掉孩子夜晚,她心很痛!!

    但是她却搞错了一切,她忘记了殷烈从始至终都不意孩子,甚至怀疑孩子,所以孩子流产,他似乎有着松了一口气感觉。

    那一刻她才清楚感觉到自己错了,而爱上殷烈这个么绝情又痴情男人,她究竟有多么悲哀!

    是,被殷烈爱上女人很幸福,就像是沐云瞳一样,不管她做错了什么,不管她究竟有多么不堪,他爱情依旧,而爱上他女人,却截然相反,他对除了沐云瞳之外女人,没有任何疼惜怜悯,他残酷得不行。

    流产第二天。

    萧祺找上门了,看上他脸,抚摸着自己腹部,她那一刻愧疚,望着萧祺有些说不出话来!

    但是下一刻开口话语却是残忍话语。

    她尖酸刻薄和萧祺对上,萧祺也坚定残忍说着让她心痛话语,也许,是孩子流产刺激了他,他一改平日乐天派,那一刻,站病床旁边,冷眼看着她萧祺,浑身似乎都充满了倒刺!

    VIP153 柳絮和萧祺3

    萧祺出现,以殷烈冷静,他自然很便明白了什么,果然,事实也是如此。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看书网你就知道了。

    殷烈迅速就查到了所有一切事情,甚至当初他其实也查出了事情大概,只是因为牵扯到了萧祺,所以他停止了自己侦查!

    而她所有报复全部也都功亏一篑,她报复结果受伤人是她自己,她用自己孩子去做筹码,输得一败涂地。

    她是真很爱殷烈,可是对于男人来说,一个女人太过疯狂爱,对于他们来说往往是负担,她疯狂也明显让殷烈不喜,而殷烈也从来都不需要她爱情,他一直将她当同事,当朋友,当妹妹!

    失去孩子,殷烈对她感情没有丝毫改变,看着她眼眸也依旧没有丝毫感情,她情绪有些奔溃。

    她知道,沐云瞳因为自己不能怀孕关系,对于收养两个孩子十分喜爱,所以她内心,又再次冒起了一种报复念头。

    穿着病号服,大冬天,她迅速奔跑出了医院,恰巧看到再小公园玩耍两个孩子,她想都没有想,像个疯子一般,直接上前一把将其中一个小男孩抱住,然后奔跑离开。

    当她成功抱着小可可,坐医院顶楼时,她清楚感觉到怀中小人儿害怕和颤抖,他害怕,让作为一个刚刚利用孩子一条小生命来赌博她是愧疚,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恶魔,恶魔得连孩子都不放过。

    寒风吹拂着,穿透她单薄病号服,这个寒冷年初,她抱着孩子坐栏杆外头瑟瑟发抖,风吹得她好冷,心,好疼——

    那一刻她,内心深处也都是彷徨,她甚至开始怀疑,怀疑自己做了这么多,究竟想要得到什么结果。

    亦或者是,她只是想要找一个发泄借口,还是说,真抱着手中小鬼从这里跳下去!

    事实证明,她还没有癫狂到步入没有理智疯子状态,她将怀中小不点松开,看着小不点迈开小短腿跑向沐云瞳,然后扑沐云瞳怀中哭泣!

    沐云瞳很就抱着孩子离开了,对于她所做所有恶略事情也都没有计较,但是她圣母般什么都不计较,她却依旧看不上,对于她来说,她宁愿沐云瞳跟她追究责任,也不是她如此大方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对于一个恶人来说,她宁愿自己伤害人向她追究责任,而不是大方告诉她,没关系!这不仅让她挫败,也让她痛苦,因为对方大方和圣母加刺激她恶毒!

    只是,管如此,她却也还是想要为自己辩驳,毕竟这世界,其实,伤害与被伤害,往往伤害别人人遭受煎熬和痛苦甚。

    萧祺爱她爱了好久,这个真相是从沐云瞳口中得知时,她说实话,惊讶程度大过于恼火,当然,她也有着不敢置信。

    可能是萧祺他将自己感情深埋让人根本无法窥探。

    所以她从来都没有去猜测过,萧祺她看上去个性很是爽朗,可是,却也爽朗得让人根本猜不透。

    她还记得,寒冷天台里,萧祺安静站那里,对着她说:“这些年你追逐老大,你忽略人多了。”一句话简单却也直白,他控诉着她偏激,同时也将她仅剩下,以爱情为借口偏激打击得荡然无存。

    那一刻,她深深觉得错了,也为了自己爱了殷烈五年头一次觉得后悔,对于自己感情,头一次觉得如此看不上眼!

    她失魂落魄坐那里,到后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后来究竟是怎么离开天台,当她从自己思绪当中醒来时,她已经再病房里了,甚至发起了高烧,身体因为刚刚流产原因,抵抗力极差。

    再那水与火,再梦魔与现实当中徘徊时,她就像是一个溺水人一般,不管如何挣扎都找不到浮木,后只剩下无海水将自己蔓延!

    事实也证明,一个人想要报复别人,往往都是先伤害自己。

    是她傻,是她蠢,才会用自己身体来报复,如果殷烈会意她,那么她不需要用任何筹码,她也能赢,就像是沐云瞳一般,每次总是赢得如此轻松,赢得那般让她想要极度,可惜,殷烈,至始至终都没有乎过她,所以她才会输得这么凄惨。

    都说,想要放弃一个人很难,比忘记海南,而要她放弃殷烈难。

    她曾经以为,自己要放弃殷烈,就等于要忘记呼吸一般。

    可是她错了,到今天她才突然发现,原来放弃一个人是如此轻松,是如此简单,做出决定时,也是如此明了。

    决定好将自己脱离殷烈世界时,她已经坐上了飞往b市飞机,她想要好好放纵一次,然后好好忘记殷烈。

    她想,当自己再次回到s市时,也许那时她就会有勇气站殷烈面前,站沐云瞳面前,告诉他们她现很幸福,然后,她就有了绝对理由去站到萧祺面前,亲自问他:“你还爱我吗?”

    安静坐飞机上,带着眼罩倾听着音乐,已经二十好几她,第一次开始享受一种小资般生活步调。

    曾经,她生活都是沉重梦想,而后来,她生活重心里就都是殷烈,她似乎开始自主开始,能掌控自己想法开始,她都是为了其他东西,为了其他人而活,这却是她第一次,第一次想要过得随意一些。

    比如——

    一台单反,一个旅行箱,一个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心!

    “先生,你好,我可以和你换个座位吗?”萧祺一身黑色衣服站柳絮座位旁,然后一脸和气询问着柳絮旁边位置上男人。

    那个男人带着一副金边眼镜,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抬头看向萧祺,然后扭头看了看柳絮随即点头。

    萧祺如愿以偿坐下,眼眸看了一眼旁边依旧沉浸音乐世界里柳絮,心口微微闪过一抹坚定。

    这一次,她应该可以忘记殷烈了吧!

    这一次,他可以光明正大告诉她,他爱她了吧!

    柳絮安静了好久,甚至因为疲惫原因再飞机上大睡特睡,当她摘下眼罩时,飞机已经落地了。

    整理好物品站起,却意外撞进萧祺那双带笑眼眸当中。

    那一瞬间,惊诧,意外,惊喜——各种各样感情接踵而来,她甚至都有些接受无能了。

    萧祺依旧笑着,望着她眼眸,一如当初那般,没有任何改变,医院时,他那尖锐眼眸也消失无踪。

    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你……怎么这?”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般,有些压抑沙哑,她痛苦开口,却发现自己嗓音有些哽咽。

    如果说之前她还对萧祺爱她与否抱着怀疑态度,那么此刻她基本上已经完全确定了萧祺心思,这一刻她心里,只有一个感觉。

    自己何德何能能够被他爱上!

    “你又怎么这?”萧祺反问。

    其实他是知道,知道柳絮辞了职打算离开s市,她想换一个环境,他很高兴,她有这种想法,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再这里,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完全是跟着感觉走,然后便毫无顾忌跟随着柳絮步伐,辞了职。

    “我要去b市生活一段时间,你呢?”柳絮抿着红唇努力微笑,眼眶里也跟着微微泛红。

    萧祺却一副惊讶表情:“好巧,我也是。”说着,语气里都是认真。

    如果这是以前柳絮,估计会以为萧祺说是认真,可是,现她,却发现,原来,当初自己,究竟有多么忽略其他人,否则,怎么会连萧祺那满眼满心爱意都没有察觉。

    “走吧!”突然,柳絮看着满脸假装惊讶萧祺微笑,然后抬手便主动牵住他手!

    萧祺很是意外看着柳絮,脸上都是震惊。

    说实话,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柳絮如此主动,也是第一次,柳絮再他面前,如此放松展露笑容。

    以前柳絮,一直当他是一个诉苦对象,和他谈乱话题也全部都和殷烈有关,她是那么深爱着殷烈,每一次她谈论起殷烈时,那脸上不由自主柔和,也让她为惊讶。

    他甚至会开始奢望,奢望,她那独有笑容和柔和,那独有深情与痴恋有朝一日能够为他一人展现。

    他爱得有理有据,从一开始旁观者到后来入戏,他爱柳絮爱得很是狂然,甚至,他爱得让自己都惊讶,他从来其实都是骄傲,可是,爱上柳絮这个女人,这个心里有着其他男人女人时,他第一次卑微了,他不敢将自己爱情暴露再光天化日之下。

    那天再医院顶楼,沐云瞳一语道破他痴恋,他内心是及感激又惊慌,感激沐云瞳慧眼,她竟然能够轻易看破他痴恋,也惊慌,惊慌柳絮反应。

    果然——

    沐云瞳要柳絮给他一个交代时,柳絮是不敢置信,言语当中也有着惊慌失措。

    他心口那一瞬间微微抽疼,他没有想到,自己爱情,竟然会让柳絮如此紧张失措。

    但是下一刻,他却还是鼓起勇气开口,说出了自己爱情。

    将自己爱情脱口而出时,那抹轻松和释然,他自己也颇为惊讶,他想,那一刻他,也许也是孤注一掷吧!

    因为柳絮偏激,他不知道柳絮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太爱殷烈了,爱到,失去了自我,所以,他想,他还是应该告诉她,告诉他爱她,哪怕暴露光天光日之下会蒸发,会疼痛,也许也会没有任何结果。

    爱,真需要勇气。

    他孤注一掷了,而现似乎是起死回生了。

    他爱情没有随着暴露蒸发而消失,相反,柳絮她似乎再努力,努力接受,努力理解!

    这一刻,他很庆幸,庆幸自己开口。

    虽然她明白,柳絮依旧没有忘记殷烈,她还需要很长时间,可是,他却十分满意了,柳絮她愿意试着接受自己,这对于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天知道,这对于曾经他来说,那根本就是奢侈到他想都不敢想梦想。

    柳絮牵着萧祺手踏下飞机,看着萧祺脸上那复杂变化着态度,将他从始至终惊慌,担忧,爱意全部看眼底,她内心深处也有着感激,这也是第一次,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还足够干净而感激,感激,她生命当中,他萧祺是她第一个男人。

    她庆幸,虽然自己并没有将自己干净,纯洁感情交给他,但是,她却能够将唯一自己给他,然后,她会努力遗忘殷烈,将淳朴,幸福感情交给萧祺!

    她想——

    也许,这就是殷烈一直对待沐云瞳感情吧!

    一种只想要和她一起,只想要和她结婚,只想要和她白头——

    萧祺他确确就是一个好男人,他感情一如自己当初爱殷烈一般,小心翼翼掏心掏肺。

    再萧祺身上,我每每都有看到自己影子,那种像是看自己曾经生活过电影也让她每每心悸,心痛同时,却也慢慢释然!

    人生就是这样,不管怎么样疼痛,不管怎么样难忘,疼着疼着就忘了,忘着忘着就不记得了,可能是萧祺爱情,终真打动了我冰冻心,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爱情无果,所以想要给萧祺一个完美结局,所以我接受了他。

    虽然我并不能说,我究竟有多么爱他,并不能说,我已经将殷烈给彻彻底底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是,我却可以坦然说,我喜欢他,我喜欢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望着我,我喜欢他爱着我,我喜欢他能给我一种殷烈无法给我感情!

    也许,这是爱情过后,婚姻平淡感情!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