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纯阳剑仙

章节目录 第 154 部分阅读

    :“师兄,你说皇帝师叔安的什么心,这么着急成立了一个九门。我还以为是重视咱们呢,他如果不成立九门。碰上这种事咱们算是客居于此,这下倒好,等着为师门效力吧。”

    沉香道:“你说的这样严重,难道真能打起来?”

    王诩道:“道魔两宗真的为此对立起来,指着我们几个还不是杯水车薪,根本改变不了什么,我们不能这样猜想师叔,他成立九门是一番好意。再者说,能否打起来是一回事,师叔会不会用我们是另一回事。”

    妲己冷笑道:“那咱们就等着瞧,刑天是铁了心要娶嫦娥,天一阁是铁了心不放人,非打起来不可。”

    沉香忽然道:“别说了,有人来了。”

    天空中坠下一团红光,多日不见的哪吒现身。

    他冲着大家笑了笑,道:“告诉你们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咱们很可能要和刑天干仗了!”

    听了此话。九门全体脸上挂着敷衍的干笑。

    “不高兴啊?那算了,我是为另一件事来的。苏师弟,掌门要见你。”

    苏沐问道:“我?”

    哪吒认真的道:“这里还有谁姓苏?”

    “就我一个。”

    “那你还问。掌门等着呢,走吧。”

    说着他一拍苏沐肩膀,两人腾空飞去。

    王诩想问问何事都没来得及。

    这次哪吒直接将他带到了皇帝独居的院门前。

    “师父,苏沐来了。”

    哪吒恭谨的道。

    皇帝在院中似是漫步般踩着地上的三十六宫位。

    苏沐看着并不陌生的宫位,等待着掌门发话。

    “你师父做过这件事吗?”

    苏沐微微点头,道:“做过,没有用。”

    皇帝叹道:“这个阵法,是改造凡人之体最有效的,师兄既然尝试过了。我就不多此一举了。苏凤凰,从今天起你不要住在九门了。搬去神树峰吧。”

    苏沐道:“师叔,为何要弟子离开九门?”

    皇帝对他和蔼的笑了笑。道:“路上哪吒会告诉你。”

    哪吒道:“弟子告退。”

    苏沐再次被火光包裹,被哪吒带着飞向连绵无尽的后山。

    苏沐不知道神树峰在哪里,看着脚下飞速滑过的一座座山峰,心中越来越不安。

    “哪吒师兄,神树峰是什么地方,那里有多少弟子?是不是都和我一样没有修为?”

    哪吒道:“你猜对了,正是因为你没有修为掌门才把你送去那里。不过神树峰上没有弟子驻守,你去了独一个。”

    “这是为何?”

    哪吒道:“我还想问呢,你是不知道,打我拜入天一阁以来,有资格去神树峰修炼的弟子屈指可数,这是掌门对你的厚爱。”

    苏沐道:“掌门为何要厚爱我?”

    哪吒道:“我又不是掌门我哪知道。”

    苏沐思付着什么,哦了一声。

    哪吒嬉皮笑脸的道:“骗你的,掌门命我送你,我自然知道原由。神树峰上有棵神树,周遭产生的灵气可辅助修炼,也可改变凡人体质,虽说不能直接冲破灵窍,但也有些效用。”

    神树峰是个柱子般的山峰,山顶平坦,中间生长着一颗让苏凤凰惊愕不已的须十人合抱的巨树。

    他惊愕的不是它的粗壮,而是它神奇的生长速度,眨眼间的工夫就拔高十余丈!周围寸草不生,凡是挨近它三丈以内的东西全部被强大的气流卷入空中!

    就这样他在天空呆了许久。

    “师兄,沉香,我回来了!”

    落地后还没进院他就高兴地喊道。

    第一个出来的是系着围裙的朱三,他擦着油乎乎的手眨巴着眼,看着这个头发凌乱肤色黝黑,赤着上身,扎着树叶裙的家伙,警惕的问道:“你是谁啊?”

    朱三这张胖胖的脸映在苏沐眼中显得无比熟悉清晰,他激动的冲上前,要不是朱三退得快就要将他抱在怀里。

    “师弟,我啊,我是你苏师兄。”

    朱三惊愕的张大嘴,随即恢复冷静,道:“苏师兄失踪三年了,你说你是,可你一点也不像,他没你高,没你壮,也没你黑,不对,为什么我觉得你越来越像呢?”

    “我就是苏沐啊!”

    朱三眼珠咕噜一转,道:“那你说我在玉溜山第一次被师父罚站是为啥?”

    这是他们几个师兄弟的秘密,从没泄露过,如果他答上来朱三会毫不怀疑。

    “你偷看妲己师姐洗澡。”

    朱三大喜,使足了劲叫道:“哎呀!真是苏师兄!大师兄!沉香!师姐!苏师兄回来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451 若初见

    大清早的,王诩他们还在睡觉,朱三又惊又叫吵醒了每个人。

    沉香光着脚就出来了,一开门就是泪流满面的脸,他和苏沐情同手足,自然不会发生朱三那样状况,一眼就认了出来。

    沉香结结实实抱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他们都说你被神树带上天了,再也回不来了。”

    苏沐也差点没哭出来,只觉得回来真好,还能再见到沉香真好!

    王诩和牛郎也依次走出房门,牛郎迟疑了一下,冲过去抱住他们俩。

    王诩转过身子仰天忍着泪,小声道:“回来就好,总算回来一个。”

    苏沐被他们围着上下打量,均好奇他为何成了这个模样。

    苏沐等了半晌,她还没出来,道:“妲己师姐又去幽会了?”

    大家沉默。

    王诩叹道:“你失踪后不久,刑天来闹事,掌门一再忍让,终究还是打了起来,师妹被夜叉抓走了。”

    苏沐惊道:“是那个魔头夜叉?”

    王诩道:“是他,我们不顾师父闭关,立刻将消息禀告给他,师父却没有回答。”

    苏沐急道:“师姐骄横任性,落在夜叉手里还能活命!师叔怎么说?”

    王诩道:“夜叉现在加入了圣冥教,成了护教法王,师叔也是无能为力。不过听说师妹并没有死,夜叉虽凶残,却是真心对她好的。”

    苏沐才不信他的话,他知道他对她的感情,只是在骗他心里好过些罢了。

    不过就算师姐还活着他又能怎样?师父师伯都不管,他凭什么去救?

    看着他浑身肌肉暴起,手臂上青筋突绽,沉香严肃的道:“苏沐。咱们从小一起长大,忽然少了两个,你知道这几年我们多想你们吗?大师兄一提起你们就唉声叹气。我这三年哭完了我一辈子的泪,我对天发过誓。只要你们不死,我上天入地也要救你们回来,现在你回来了,只剩师姐了,相信我们,一定能接她回来。”

    苏沐点点头,在心里发誓,如果妲己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生吃了夜叉。

    牛郎发现了他手中紧握的斧子,道:“苏沐,你拎把斧头做什么?”

    苏沐道:“偶然得之,要不是它,我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沉香道:“这一定是个精彩的故事,晚上好好讲给我们听。”

    朱三提着一桶热水走向苏沐的房间,喜悦的笑道:“师兄,看你浑身臭烘烘的,快洗个澡吧,饭一会就好。”

    “我不吃了。我想去见掌门师叔。”

    这时天空异象突起,几十道光芒汇聚九门上空,为首的正是哪吒与紫霞。

    哪吒在上遥遥喝道:“王师兄。有人看到一群喜鹊驮着一个野人来到了九门,掌门命我前来查看清楚,唯恐是魔宗突袭。”

    王诩道:“哪吒师弟,是我师弟回来了。”

    紫霞肩膀轻轻一颤,当先飞下身来。

    为了躲避苏沐,她闭关了整整一年,可是走出后山才听说苏沐失踪了,她知道神树的厉害,他一个凡人之身被卷入星空必定有去无回。

    那些天她茶饭不思。黯然伤神,她这一生为紫青宝剑所累。感情始终空落落的没有归宿,像她这样一个被宿命紧紧束缚的人是不可能逃脱的。如果上天给她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她一定不会拒绝苏沐了。

    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面前。

    她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正要开口,苏沐却绕过了她,只是淡淡说了句:“师姐。”

    她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她有些天真,或许他根本不在意,可她为此纠结了三年!

    “苏师弟,瞧你现在这精神劲,在外没少碰上好事吧?”

    哪吒爽朗笑道。

    苏沐苦笑道:“九死一生的事,师兄就别取笑了。我想让师兄带我去拜见掌门,一来告知之前所遇,二来,我还想去神树峰修炼。”

    哪吒道:“第一件事可以,第二件事暂时没戏了。”

    苏沐道:“每个人只能去一次吗?”

    哪吒道:“那倒不是。王师兄,你还没告诉他?”

    王诩点头,道:“苏沐刚回来,没顾上说。”

    哪吒道:“那我来说。苏师弟,是这么个情况,与刑天一战,双方均有损失,这几年天一阁又招收了不少散修与新弟子,掌门决定着手整顿,来一场大比武,重新评估弟子实力。这期间,除了十大弟子与闭关的弟子,所有人都要参加。”

    苏沐真的不想当众出丑,为难的道:“师兄也知道,我只是凡人之体,与人较量能斗得过谁?难道我也要参加?”

    哪吒两手一摊,道:“那你只能垫底了。嘿嘿没事的,总要有人垫底的,大家会体谅你的,男人嘛,总要大风大浪摔打一番。”

    苏沐道:“多谢师兄指教,那我就任人摔打了。”

    哪吒满意的道:“嗯,好样的。瞧你现在多结实,挨几顿揍不碍事的。有件事还得向你问清楚,灵兽园那群喜鹊是怎么回事?”

    苏沐道:“我也不清楚,它们把我送下来,自行飞去了那里。”

    紫霞看了看哪吒,道:“师弟,咱们这就去灵兽园吧。薛师妹就要出关了,正好我能将她接回坤门。”

    哪吒道:“先说好了,我只负责喜鹊,薛师妹那儿你去接。”

    紫霞哭笑不得,道:“你们小时候那点矛盾还没扯清呢?你是师兄,趁此机会主动去示好,以后不就相安无事了?”

    哪吒想也未想,道:“我不去。我好歹也是乾门大师兄,怎能示弱于她。”

    紫霞道:“这不是示弱,反而会显得你大方。”

    哪吒有些生气,道:“你说她早不出关晚不出关,非要在这节骨眼上出来。我原本还打算要拿第一呢!”

    此话一出哪吒顿觉失言,分明在说除了那个薛师妹他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倒不是在乎紫霞的感受。而是王诩也在,未免有些孟浪了。

    以王诩的城府。对哪咤这种无忌之人的无忌之言自然不会表现的在意,风轻云淡的一笑而过。

    因为王诩端起了大师兄的架子,每天严格督促几位师弟修炼,将他们操练的除了吃喝拉撒再无别的心思。

    对于大会武,在王诩心里是这么看待四个师弟的,苏沐可以忽略不计,不指望他争光,别太丢人就行。

    朱三天资禀赋是不错的。只是入门太晚,那几年正赶上师父体悟道法,经常闭关,没有受到精深的指导。

    牛郎资质一般,却一直勤勤恳恳,努力修炼,底子是很扎实的。

    他最看好的是沉香,无论天赋还是后天感悟的能力,他都是出类拔萃的,甚至很多功法比他学的还快。

    天一阁虽是藏龙卧虎。但他相信全力以赴的话应该不会逊色哪吒多少,他的目标是进入前三。只要沉香能进入前十,那么九门在天一阁便可站稳脚跟了。算是能为师父伏羲保住脸面了。

    所以他深知这次会武意义重大,九门能不能在天一阁挺直腰杆,就看他和沉香能否傲视群雄!

    苏沐有些百无聊懒,他灵窍不通,感知不到天地元素,入息打坐都是无用功,只好做些杂务,这几天的饭食都是他准备的。

    除了这些他并不认为他一无是处,师兄们只知道他外形变了。却不知他有些方面也变了,比如反应速度。私下里他试了几次,他可以眨眼之间从院子这边出现在另一端。简直可以媲美瞬移。

    这可是他吃了三年奇异果子,以及跨星空奔跑两年半练出来的,只是相较于师兄们的道法仙术,这确实无可炫耀。

    他正式从朱三的手里接过了伙夫的工作,做了两顿饭就把柴烧完了,便去院子后面的山坡砍柴。

    他像个土匪一样将斧子扛在肩头,郁郁寡欢的登上山。

    在林木间打量了一圈,他看上了一颗最粗的须两人合抱的大树,以他现在的力气,倒是不用担心能不能将它拖回去,关键是怕斧头太吃力。

    但他的想法就是这样,砍下一颗最大的树,用不完可以凉在院外,几天下来树干枝桠间的水分就会蒸发,烧起来更有火力。也省得来回在山间奔走。

    他知道这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弄不好得砍上半天,不过凭他现在的体力,看上三天三夜都不成问题,所以毫不畏惧,闲着也是闲着,权当磨斧子了。

    他掂着斧柄,随便比划了两下,正要落斧,忽然发现树干上有个自上而下两尺来长的凹槽,不由得心血来潮,想从这里下手。先破坏树干的结构组织,待它松动了更容易对付。

    这般想着,他高举斧子,狠狠的劈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

    大树被劈的灰飞烟灭!

    苏沐晕乎乎的还没回过神来,猛觉脚下一颤,随即整片树林都跟着摇晃起来。

    大地上出现了一道缝隙,转瞬间撕扯了数十里长!

    他以为就此消停了,谁知缝隙突然变大,硬生生将整座山坡分成了两半!

    缝隙还在延长,直冲向对面的另一座山峰。

    以为自己力大无穷的苏沐劈完那一斧竟完全虚脱,再也站不住了,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王诩的怀里。

    沉香焦急的跪在一旁,几乎趴在了苏沐脸上,道:“谁把这里搞成这样?你到底哪里受伤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沐张了张嘴,只是太过虚疲,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王诩道:“沉香别问了,让他休息一下。”

    沉香道:“师兄,我还是觉得不像地震,明显是人为破坏,有人在针对我们!”

    王诩看着远处那座被劈的开了叉的山峰,苦笑道:“后山之中谁能有这么大本事?难道是十大弟子?你觉得可能吗?”

    沉香据理以争,道:“师兄看看那座山,除了中间被劈开,两边山体完好无损。还有那边地上的裂缝,整齐的犹如刀削一半,如果是地震的话。周遭应该有无数的小裂缝才是。”

    王诩道:“沉香,你说的都对。可我无法相信这是天一阁弟子所为。”

    沉香道:“苏沐,你看到什么了?”

    苏沐缓了缓精神,声音干涩的道:“我来砍柴,一斧子下去就这样了。”

    沉香瞪大眼睛,道:“你的意思,这……是你干的?”

    朱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牛郎也觉得太不靠谱,道:“苏沐还迷糊着呢,先让他休息吧。”

    苏沐道:“没事。我没事了。”

    他吃力的站起来,怔怔的看着前方的地缝,以及更前方开叉的山峰,心中一阵惊悸与激动,他脑中闪回一半出现这一幅幅画面,一颗大树,树干上的凹槽,举斧下劈,大树化为飞灰,裂缝出现……

    这一切都是那么连贯。不禁让他生出一个胆大之极的想法,但是随即可笑的笑了,若说是因为他砍柴把山砍成这样。可不比天方夜谭还荒诞吗?

    他脸色苍白的看着王诩,道:“师兄,当时我正在砍柴,忽然就这样了,也没看到有别人经过。”

    王诩宽慰道:“苏沐,你放心,这事无论如何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当时你看到了什么?”

    苏沐:“我举起斧子砍树,接着就昏了过去。”

    王诩几人对视一眼,认真思付着其中可能隐藏的危险。纷纷担忧起来。

    哪吒在天一阁虽不是掌管所有事务,但大小事皆有过问权。后山这么大动静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加上本身爱热闹。第一个就赶了过来。

    还没落地就冲王诩喊道:“王师兄,这山崩地裂的出什么事啦?”

    王诩将方才所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又道:“哪吒师弟挂挂眼,这道裂缝撕扯大地,劈石分山,依你之见会是人为之力吗?”

    哪吒听完以后傻了眼,刚才他看到了那座山峰,还以为本就是个开叉的双峰呢,此时才发现裂缝横贯南北,竟是一体!

    同时,他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仔细观来,那座劈了叉的山峰竟是十大弟子之一张三丰的太极峰!

    “完了完了!”

    哪吒走来走去,一叠声的叫唤着。

    “张三丰可是个暴脾气,谁要是惹了他,吃不了兜都兜不走。他那个破山峰一向不允许他人涉足,这下倒好,直接给它劈了叉了,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诩道:“如果是天惹了他呢?”

    “师兄什么意思?”

    王诩道:“哪吒师弟,九门与他虽是近邻,但这明显是自然之怒,与九门无关。”

    哪吒忙道:“师兄说的是,我也没说是你们干的,好家伙,这么大手笔,合你我二人之力一时半会也弄不出来,三丰师兄会明鉴的。”

    他想了想平素张三丰蛮横霸道的为人,始终不放心,道:“不行,此事既然牵扯到张三丰,必得要掌门出面压服,否则无法消停,我这就去了。”

    哪吒说走就走路,王诩赶着脚步道:“多谢哪吒师弟了!”

    哪吒禀告了皇帝,皇帝顿觉蹊跷,当即就来到后山查看,当他看到苏沐手中的斧子时不经意停留了一眼,他听说了他的事,也知道这把斧子来历莫名,但神通广大如他,依然看不出这把小斧头有什么出奇之处。

    修道人士对灵识感知的能力都是倍为依赖的,如同凡人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他从斧子身上感知不到任何灵性,便不再在意。

    随后皇帝发觉到太极峰上传来一股暴躁的灵气波动,知道是张三丰发怒了,连忙腾空而去。

    皇帝一走,周遭躲猫猫般隐藏着的弟子们一窝蜂冒了出来,围拢在裂缝两端指指点点,说法不一。

    没有人将此事与九门联系起来,更别说最被轻视的苏沐了。

    人群中苏沐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是熬塘。

    他与一个坤门弟子手拉着手,不像是来看稀奇,倒像是游山玩水来的。

    感情的事他自己算不算专一还不确定,但他不喜欢别人不专一。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人,妲己生死不明,显然他无心营救。还在这里风花雪月。

    不过此刻无暇哀叹师姐悲伤的爱情,他强撑了这么久。眼神又开始迷蒙了,虚弱的站也站不稳。

    王诩和沉香带着他回了九门。

    一夜无话。

    苏沐心中始终有一个问号,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仔细的打量着那把斧子,从那棵大树的崩散,以及裂缝起始的位置与路线,按正常思路来看的话,毫无疑问那是他造成的!

    至于那么惊人的动荡是否与他的能力成正,他很希望如此。他很希望这把斧子有些非比寻常之处,它可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啊。

    他悄悄出了九门,一口气奔出几十里远。

    看了看周围环境,还嫌太近,又跑远了几百里路。

    而从他出门到现在只不过才过去一盏茶工夫。

    他挑了一个幽深的山谷,静谧的令人不安,连个鸟叫都没有。

    对于这样一处似乎被世界遗忘的角落,苏沐还是比较放心。

    可他却不知道,就在他刚入山谷时,头顶上空已经凌空漂浮着一个绿衣女子。肩上缠绕着一条仙带,随风飘舞,如幻如仙。

    她头戴纱幔。步态优雅,沉静的看着苏沐,似乎是好奇他偷偷摸摸跑来这里做什么。

    苏沐紧张的举起斧头,这次没有使足力,而是轻轻的劈向一株高脚草。

    草还是那株草,身边没有任何变化,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他失望的将斧子往地上一顿,叹道:“痴心妄想了,太天真了。”

    他躺在地上。仰望着湛蓝的天空,薅下一根狗尾巴草放在嘴里认真的咀嚼着。自言自语道:“会不会是用力太小了?”

    他蹭的一下跳起来,双手执斧。中气十足、杀气凛凛的大喝一声,毫不犹豫的大力劈下。

    平地一声呼啸,一道有质无形的气浪喷薄而出,轰隆隆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巨大的裂缝赫然出现在身边!

    他再次虚脱,嘴角挂着欣慰的笑,晕了过去。

    片刻后醒来,耳畔清风徐徐,目中飞花漫撒,但是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一切都变了。

    眼前是八个武台,全部被围得水泄不通,只能远远看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武台上的那个白衣少女,长发垂至腰际,发梢和风轻摇,与腰间丝带飘往同一个方向,在半空起舞。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心中渐渐地竟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怎么这么安静……真是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一个人心里要有多沉静才能这样安静?

    他能体会这种感觉,当年他也经常这样孤立崖边,看风卷云舒,雾散阳生。

    可那是因为眼前的画面很安静,放佛天地间只有清风白云,只有轻雾晨露,只有朝阳初升,可她置身于武台中央,周遭叫嚷吵闹,杂乱不堪,又是如何做到这样外物不侵本心?

    他怔怔的看了很久,恍如隔世,所有的记忆滚涌而来……

    比武要开始了,武台上的少女却怔立不动,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缓缓转过身,回望人群外那个孤单的身影,要么是她记错了,要么是真的有一个梦中的自己,她只是不确定这里为什么还是当初的模样。

    苏沐苦涩一笑,毫无防备的心中涌出一股悲伤,他不想去考虑自己从一开始是不是就错了,只是这些年为什么有那么多遗憾?

    这是梦吧,一个脆弱又遥远的梦,他不敢说话,也不敢迈起脚步,生怕惊扰了这梦。

    可是不由自主还是走了过去,不能这么远,想再近一些,哪怕只仔细的看她一眼,梦醒了也知足了。

    “苏沐,你怎么了?讨厌,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

    一个脸庞红扑扑的可爱少女映入眼中。

    小珊瑚……

    苏沐朝她淡淡一笑,继续向前走。

    他一定是出现了幻觉,明明看到那白衣少女款步走下武台,竟然也朝他走来。

    这段路感觉好漫长,终于在人群中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她的笑容怎么苦涩,眼中怎么有泪水,可她的确是当年那么骄傲的她。

    “这是梦吧?我又在做梦了。”

    白衣少女泪水滑过脸颊。

    苏沐轻轻拉起她的手,还是那么冰凉,他什么也不说,轻轻缓缓的,一步一步带着她离开这个嘈杂的广场。

    如果这不是梦,我便不会放手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本书完

    这本书最初很用心的写,到后来心态有点不稳定,看了很多好故事,相形见拙。其实从飞升天空之城就有点歪了,后来渐行渐远,拉不回来了。现在的结局不是一开始想好的结局,但是也不重要了,苏沐和薛冰琴在一起就好。

    也很感谢一直订阅到最后的读者,你们就是掌灯人,每个作者是夜海独舟,有你们就有希望找到灯塔。

    谢谢。

    因为辜负了读者,本来新书觉得不需要说了,而且是游戏类的电子竞技,仙侠和游戏的口味一点都不一样,不知道各位朋友有没有兴趣,人越大就越不喜欢承诺,却多了自责,只想认真的写一些东西。

    《英雄联盟之死亡闪现》。有梦想不睡觉。(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