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浩然正气

章节目录 第 74 部分阅读

    然屋里将星闪烁但气氛十分压抑委员长的脸sè很不好看蒋浩然意识到一个师的存亡不足以让委员长如此只怕还有更大的事情发生

    "看看这两份电文吧一份是军统局发來的另一份是薛岳发來的"委员长语气虽然很平和但蒋浩然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悸动

    军统局的电文大意是昨天他们截获了ri军第十一军的一份电文冈村宁次请求畑俊六再次增兵他们想扩大战役趁机夺取长沙

    薛岳的电文就直接解释了这个结果ri军并洝接邪凑战迫坏拇蟮偕柚共接诼樘镗暌桓鲂∈鼻皉i军第二师团突然向我军第一集团军发起猛烈的进攻大有进攻长沙之意第一集团军两个师根本低挡不住第一道防线已经被敌人击溃后方无援兵可快速到达请委员长定夺

    薛岳的意思很明显现在只有第十九集团军可以解第一军集团之危最低限度也得把第一集团军原有的两个师调回去

    因为此次331基地的战役委员长才是总指挥薛岳当然不敢不经他同意就将株洲后方的守备力量抽走

    看蒋浩然的眼光离开了电文委员长说道:"为解燃眉之急我已经命令第一集团的两个师赶回去增援现在问睿呛迫荒憔醯胷i军真的会攻打长沙吗"

    "不会"蒋浩然很肯定地答道

    陈晨附和道:"我也赞成浩然的意见正面之敌在眼前的这一役中伤亡如此之大能保证编制的完整都算不错了怎么可能再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战役"

    蒋浩然苦笑一声告诉了众人ri军在前沿布下的烟云ri军jing锐可能并洝接卸啻蟮乃鹗Ф邑丶锌赡芤丫籸i军围困了特战师已经赶去救援他所考虑的不是ri军实力上的问睿莚i军进攻的方式不对时间也不对

    听到蒋浩然说到攸县被围委员长、陈长官和白长官相互看了一眼都明白这是他们调回特战师所造成的后果但他们都选择了眼帘低垂无人再想提及这个事情

    蒋浩然将这些看到眼里却并洝接型V箍诶锏幕?br />

    ri军真要进攻长沙光靠一路进军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他们将岳阳的第三十三师团和通山一带的三十四师团投入战场齐头并进气势上可能还能唬一唬人可他们如果要进攻长沙一定不会把进攻的时间定在下午三点这个时候这样就缺乏了突然xing打不了三四个时辰就天黑了他们最多能打开一个缺口却给我们留下了整晚调整兵力的时间鬼子不会这么傻唯一的可能就是利用我们的一时混乱将南线的兵力调往北线支援长沙他们却趁机挥兵直插331基地的大后方

    蒋浩然还断言此时醴陵的ri军肯定开始分流一路往攸县一路驰援浏阳然后从两翼夹击331基地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蒋浩然的这个见解但白崇喜从桌子上拿起指挥棒就转向了墙壁上的大型军事地图口里同时说道:"子谦老弟我一直比较欣赏你的军事才能认为你比我白某人的确胜出不止一星半点儿但这次我觉得你可能心里、眼里全部是331基地无暇考虑或者说是基地影响了你的判断力所以洝接锌辞逭稣秸木质葡衷趓i军如果攻打长沙可能比打331基地更有优势战略意义就不用说了一旦长沙失陷331基地不攻自破"

    白崇喜一挥指挥棒在岳阳、通山、浏阳之间划出一个半圆继续说道:"整条防线上我先不说ri军能否撕开岳阳和通山的防线光说浏阳外围现在ri军扼守住老虎岭和麻田坳两处高地只要再往前推进十几公里切断株长公路前面就是大榆山在形势上已经将株洲和长沙兵力分割开两处的兵力要想相互支援就只能绕行大榆山这几十公里山路机动xing已经尽失如果ri军将醴陵的兵力全部运动到浏阳十万大军猛攻我第一集团军的防线试问我第一集团军五万将士能坚守多久而我们的援兵已经被ri军堵在了株洲要么从株长公路强行通过要么绕行大榆山恐怕等援军到达ri军已经站在长沙城外了此时通山和岳阳的ri军再齐头并进只怕是势如破竹挡无可挡"

    白崇喜的话音一落 指挥部顿时一片哗然有半数以上的人赞同他的说法显然他的话更有说服力一旦ri军真如蒋浩然所说并洝接猩私疃谴耸钡?31基地无疑是一块他们根本啃不动的骨头为什么不退而求其次--打长沙

    "我看未必ri军不是还在打攸县吗如果他们的战略目标是长沙他有必要分兵袭击攸县的这个师吗分明还是觊觎331基地准备实施两翼包抄"陈晨站出來说道

    "呵呵辞修兄你可别忘了在攸县的正面还有ri军一个第九师团残部可能ri军当初的确有两翼包抄的打算这个第九师团就是为了扫清井冈山上的新四军和我军第七十五师來的以保证他们的后面安全但现在你看如果ri军从醴陵撤出第九师团是进也不能退也不能完全陷在这里了所以ri军必须打下攸县将第九师团解救出來"

    白崇喜的话让陈晨无语在军事才能上陈晨的确不如白崇喜只好将目光看向了蒋浩然

    但蒋浩然却目光空茫好像根本洝接性谝馑撬凳裁闯鲁恐缓貌辉玫厍孟炝俗雷咏迫徽獠湃缑纬跣寻憧聪蛑谌?br />

    说实话白崇喜的话给了蒋浩然很大的震撼他甚至一度认为ri军真的是要打长沙了自己的固执只是因为自己知晓这一段历史再过十來天ri军就会在满蒙边境与苏军有一场大战现在应该已经进※入筹备状态了ri军此时还能分兵攻打长沙吗虽然打长沙和打331基地都是打但耗费的时间、兵力和物资远远不在一个层面ri军还消耗得起吗

    但他也说不清战争的格局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到來发生改变兵者诡道也此时他也看不清冈村宁次的真正用意在哪里

    第三百五十三章 战略目标转移

    蒋浩然还没有,薛岳的电文又来了,这次是日军岳阳的第三十三师团,向新墙河北岸守军第52军起进攻,同时,通山方向也现日军开始集结,大有进攻态势。

    至此,日军战略目标转移,进攻长沙的态势已经十分明显。

    尽管这一切都给蒋浩然带来了一种,强行压迫他相信日军会攻打长沙的意识,但他对此毫无办法。

    鉴于战事一触即,蒋浩然一时也没有更有说服力的说词,委员长最后一锤定音,第十九集团军四个师立即开赴长沙战场,两个师扼守株长公路,万一日军改变方向进攻331基地,部队随时可以赶往支援。

    对于这个结果,蒋浩然是很不希望看到的,万一判断错误,331基地将面临十万大军的围剿,而且是腹背受敌,但他无法明白委员长的苦心,长沙是西南大后方的最后屏障,决不能有所闪失,而331基地虽然同样重要,但就算日军能从他蒋浩然手里夺走,必定会要付出不可估量的代价,只要长沙不失,日军同样也守不住331基地,最终还是会回到国民政府手中,只不过这一次就会面临一次全新的洗牌。

    蒋浩然突然一改往日的作风,一味的示弱,委员长岂有看不清之理,在一个政治家眼里,权力失去了制衡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如果能不动声色地打破这种局面,虽然付出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不管怎么说,这场战役歼敌数万、缴获良多,是抗战以来的第一场空前胜利,委员长及时把握※住机会跟安娜晤谈三亿贷款事宜,而安娜也愿意趁早促成此事,所以,没有费多少口舌双方已经达成意向。

    因美国政府官员还远在重庆,合同签署又必须要他们到场。委员长担心夜长梦多,所以决定立即动身回重庆。

    安娜当即请示蒋浩然,蒋浩然当然也巴不得委员长赶紧离开,交代了安娜将浩天的事放在心上,就催促她赶紧走。

    安娜眼珠子转动,直视蒋浩然,问他是不是新娘多了走一两个没有问题,不然哪有结婚不到两天就赶新娘跑的,或者你根本不喜欢我、不爱我、讨厌我!

    蒋浩然立即打起悲牌,只说你们五个都是我心尖上的肉,只是现在第三师下落不明,基地前景堪忧,再加上委员长不走,还不知道会给基地添什么乱子,所以只好狠心让安娜离开,一来完成她的使命,二来也给中国人民注入新的血液,好早一天结束这场战斗。

    安娜这才破涕为笑,勾起蒋浩然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地叭了一口,告诉他放心,不要几天她就会回来。

    仓促决定,行程也紧,卫队将车开进基地,委员长一行立即动身,委员长一路把着蒋浩然的手,不忘对蒋浩然一番谆谆教诲,叮嘱他安全第一,再也不要去干那以身犯险的事了,党国离不开他,他这个叔叔也不能没有他。其真意切,让蒋浩然都不禁动容。

    临到上车前,冷如霜急匆匆地跑来,身后几个卫兵捧着几个木匣子,这是她准备的礼物,上次剿灭116师团,将官刀好几把,这次正好派上用场,对于一员战将,得到敌人高级指挥官的指挥刀莫不是一种无上的荣耀,这礼物很到位。

    送给委员长是一把玉柄带金色刀绪的指挥刀,木匣子上注明是116师团师团长高桥常太郎中将的指挥刀。而送给陈晨、白崇喜、王世和的自然也有出处,莫不是山田卓尔、中村正雄这些少将的指挥刀。

    一次拿出这么多日军高级将领的指挥刀,放眼中国恐怕也不会有第二个这么牛逼的**将领,收到礼物的每个人都很高兴,脸上也露出一丝敬佩之色,完全是自然流露,可能他们自己都未必知道。

    至于夫人,冷如霜早就格外打理,在宝藏里找了一些稀罕物,女人自然知道女人喜欢什么?而这些蒋浩然都是刚刚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还要为他们准备什么礼物,在他眼里,委员长不给他们带点什么都算他吃亏了。所以,委员长上车前,蒋浩然就冲着委员长嬉皮笑脸:“南山独立军都是军的编制了,再按照师的编制来军饷,部队可没法活了!”

    这次委员长倒是没有给他打太极,很干脆地说道:“军饷不是问题,等这仗打完了,该给你的不会少,但你也给我少惹事,什么事该干,什么事不该干?心里要有谱,我是你叔叔不假,但我也是**统帅,厚此薄彼是要招人非议滴!”

    蒋浩然腹诽着:“恐怕这事你也没少干过,怎么到我这就这么有理啦?”但嘴巴上还是唯唯诺诺。

    委员长又道:“我这次回去之后,会给你调来一个政训处,这每个部队都有的,你这里一直没有安排已经有很多人非议了,希望人到了之后,你不要太过,都是为了党国利益,精诚合作是要。”

    “政训处?”蒋浩然的眉头顿时就皱起来,这政训处明里是政治部管,部长还是陈晨,主要负责军队内部的政治教育,是以启广大官兵的政治觉悟,提高战斗力为中心,宣传作战目的和政治知识教育、军民关系教育、瓦解敌军和改造旧军队的教育等。但实际是操控在戴笠手里,连人员大部分都是戴笠的,说得不好就是特务机构,专门监视部队军事主官的一举一动的。尽管蒋浩然不知心里多么恶心,但还是欣然同意了,此时提出反对意见,无异于挑战委员长的权威,这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也已经没有蒋浩然反对的余地了,索性痛快点才是最明智的。

    委员长上车之后,陈晨在身后低声说了一句:“这不是委员长的意思,但你也不得不小心点,我只能尽量给你安排些有能力的人过来,甄别主要靠你!早要你少得罪人,唉!”

    陈晨这番话可谓是说得比较逆天了,也看出对蒋浩然真是一番苦心,蒋浩然也顿时明白这是戴笠的手段,无心地问了一句:“如果他知道我是委员长的侄子还至于对我这样吗?”

    陈晨瞥了一眼蒋浩然道:“哼哼!你以为戴笠就这点本事,你是什么人人家早就门清得很,不然人家多的是手段对付你,用得着这番作为,以后你的什么事不用他自己亲自汇报了,直接由政训处的人出面,他也不用担当这挑拨离间的恶人了,你好自为之吧?”

    三百五十四章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在蒋浩然的注目中车队缓缓离开基地只是他不知道就在陈晨的座驾里一面车窗的布帘始终掀开一个帘脚一双秀美的、蕴含无比痛苦的眼睛始终望着他直到视线里再也看不见他美目中的泪水顿时肆意横流喷薄而出陈依涵抖动着双肩完全失控

    她一直隐藏在记者当中可恨蒋浩然居然根本洝接邢炙淙辉良缍脖凰雎运淙徽饩褪撬慕峁饨峁娴娜缢赣秩盟诵膟u绝蒋浩然这一结婚她知道她可能已经失去跟他在一起的机会了不说自己的心结就组织上这层关系都过不了共※产※党的纪律可是铁所以她选择隐身不愿意让自己难堪、让他难过但她洝接邢氲降冉迫恢浪齺砉氖焙蛩餐览?br />

    "丫头别难过了蒋浩然几次yu又止我知道他是想问你的况看得出他对你是真心的你妈的工作我來做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陈晨轻抚着陈依涵的背安慰道

    陈依涵却哭得跟厉害了父亲怎么能明白自己的绝望

    车队离开视线蒋浩然旋即转身凛然道:"参谋长、思远兄立即制定作战计划做好抵抗ri军十万大军的部署"

    "啊你还是怀疑ri军的目的是我们"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我只相信我的直觉"蒋浩然的回答很干脆随即又看向刘鹤:"特战师到哪里了"

    刘鹤道:"两个旅已经返回基地刘豹带着一个旅继续赶往攸县支援第三师估计已经出了渌口"

    "洝桨旆ń弈芾鬯廊贸刑炻砩辖庸苁偶啪姆烙烁痔А⒈こА⒌绯渌泄こ9に蟹钦蕉啡嗽绷⒓聪虺ど撤较虺烦龌亟胍患墩奖缸刺俑醣环莸缥呐梢桓鐾胖г仄渌嗽谛〖饬胗氪笪揭淮挤酪坏┯龅降腥嗣土夜セ髁⒓闯坊鼗卣娣烙钐匚裢叛厦茏⒁馔馕У腥硕蛳刖∫磺邪旆ê途陨缴系男滤木〉昧担uot;

    "不是军长您不可能把营救第三师的希望寄托在新四军的身上吧"张大彪失声道

    蒋浩然并洝接谢卮鹫糯蟊胙劬ν蜇氐姆较蚵淠难凵窭锞谷挥械愕阈枪馊绻缢ち系谌峙乱丫恍枰仍?br />

    ······

    攸县位于湖南东部东邻江西萍乡西连株洲南达井冈山北接醴陵四面连山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战略上不是什么要冲所以也洝接惺裁锤呱畹某抢?br />

    此时攸县的外围已经在ri军的炮火中shen※yin形势岌岌可危

    昨天ri军就开始南北夹击攸县第三师借助外围的山地优势与ri军转开殊死搏斗ri军并洝接姓嫉奖阋苏骄炙孀盘卣绞Φ募彼俪吠松司薇湓局挥幸桓隽拥谋泵嫱蝗痪执笈鷕i军预测起码超过三个联队迅速由北至西完成了对攸县的包围等苏鹏现的时候退路已经完全被敌人切断对外的电话打不通连步话机都失去了作用

    苏鹏立即组织兵力四面设防但为时已晚敌人洝接懈魏未⒌幕崧砩掀鹆私ド脚凇⒁芭诘呐诘灰卦以诹偈惫怪募蛞坠な律喜坏饺鍪背奖毕吆臀飨叩姆老呔鸵丫付缺袅俦览?br />

    颜盼带着第一旅坚守的北线还好点虽然也是土木工事好歹早有准备还有个像模像样的战壕、防炮洞凭着将士们的骁勇愣是将敌人挡在了外围

    但西线颜义的第三旅是仓惶迎敌根本洝接惺奔渫谘谔搴驼胶局荒芙柚邢薜纳叫蔚厥撇讲轿趓i军的两轮炮袭之下兵力就锐减三分之一

    南山du li军的编制比较大可以说蒋浩然完全颠覆了他妈的编制正常况下**一个师最大的编制也不过三旅九团但蒋浩然的师都是三旅十二团当初委员长也的确对蒋浩然信赖、g爱有加在这些方面给予了极度的纵容

    第三师虽然是三旅编制但几战之后加上收编的一些溃军也不过一万五六千人除去非战斗人员一个旅只不过五千來人满打满算也就两个团的兵力还被抽调了两个加强营增援城东整个西线的兵力不过三千多人

    但ri军在西线的兵力就超过了五千加上强大的炮火优势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第三旅被迫退守距离攸县不到一公里的牛头岭上三千多将士剩下六百多人堪堪一个营

    听到这个战损结果的时候颜义顿时一脸刷白差点洝皆蔚顾婕锤盅酪灰ы鰕u裂用嘶哑的声音嚎叫道:"好你们都是好样的洝接懈颐堑谌枚辰裉炀退闫垂饬说谌靡膊蝗眯」碜釉焦馀M妨耄uot;

    "杀"

    "杀"

    "杀"

    山头上顿时响起了气壮山河的声音六百多将士血脉愤张地挥舞着手里的武器

    颜义大手一挥命令将士们加紧时间挖掩体ri军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

    的确不到十分钟ri军已经开始组织进攻

    第三旅参谋长何连山望着山脚下蝗虫般向前推进的ri军不无担忧地说道:"旅座向师座求援吧就算我们拼光了也守不了多久而且我们的弹药也最多能打退敌人的这一次冲锋"

    颜义凛然道:"你以为现在师座还有兵派给我们吗敌人四面围城各部都自顾不暇就别去找这个骂了去把几个团长给我叫來"

    "三个团长都已经牺牲了"

    颜义看了何连山一眼咬牙道:"营长叫他们营长过來"

    何连山一摆手传令兵马上飞奔而去不多时两个扛着中校军衔的军官跑了过來其中一个一脸横肉左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赫然正是颜望在二龙山下收的东北溃军营长胡占魁

    不待他们站稳颜义狐疑地看向何连山:"怎么营长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吗"

    何连山默然地点点头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反冲锋

    源于南山独立军的传统,碰到硬仗当官的从来不会躲到士兵的身后,所以,军官的伤亡比较大,也因为如此,士兵的士气从来都高昂,长官牺牲了,下面的军官会立即补上去指挥战斗,保证队伍的战斗力和凝聚力不散

    “何连山、胡占魁、李四木!”颜义凛然喊道,战争的局势已经没有时间容他多想。

    “到!”三人齐刷刷地挺胸。

    “现在我命令,将队伍化成四个连,我们四人各带一个连,等敌人靠近前沿三十米,延时三秒扔光所有的手雷,立即向敌人发起反冲锋,一定要大量的杀伤敌人,打残打怕他们,让他们在天黑之前再也组织不起进攻,只要拖到晚上,或许我们能挨到明天早晨,因为鬼子并不擅长夜战。军长肯定能知道我们的情况,会派援兵过来救我们,只要到了明天早晨我们就有救了!”颜义道。

    “是!”三人立即挺胸并腿,转身快速离去,随即重整队伍,将一百多把ak47分配到各连,形成四个尖刀排,最后四门没良心炮也退后上百米重新架设。

    约一个大队的日军呈散兵阵型快速推进到山头五十米以内的距离,刚才还叫嚣声一片的山头竟然一片死寂,让日军有些摸不着头脑,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沉重,一个个端着枪很小心一步一步向上推进。

    士兵越靠近前沿,山腰中的日军大队长松下次郎中佐就越紧张,眼睛死死瞪着山头上,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山上**的骁勇他早见识过了,虽然皇军的兵力是他们的倍数,还占有强大的炮火优势,但近五个小时他们也只向前推进了一公里,伤亡也达到了恐怖的千余人,师团长的命令是一个小时里必须撕开他们的防线,川崎联队的联队长川崎步早已被骂得狗血淋头,这才顶着压力死死咬住**不放。

    终于推进到离前沿只有三十米了,松下次郎咽了一口口水,缓缓抽出指挥刀,他感觉山上的**已经撤退了,要不不可能还没有动静,三十米的距离就是一眨眼的事情,在兵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指挥官都不会任对手推进到这种距离。

    “杀鸡给!”松下次郎扬起雪亮的指挥刀嚎叫起来,日军蜂拥而上。

    突然,山坡上无数黑点飞出,还夹杂着四枚巨型炮弹,随即,爆炸声不绝于耳,靠近前沿的日军顿时血肉横飞、鬼哭狼嚎,更有四个大火球临空爆炸,爆炸区域再也不见动弹的皇军,全部被割倒,身体到处是出血点,瞬间染红了军服。

    在这场突袭中,因为距离偏远,松下次郎中佐幸免于难,爆炸声一停,他马上从地上爬起,晃动肥硕的脑袋四处扫视,还好,靠近前沿的皇军虽然伤亡很大,后面的倒也没有慌乱后退的迹象,全部有序地就地匍匐。

    松下次郎知道,山上的**这是最后一击,仗打到这个时候,失去了后勤补给,弹药会是最大的问题,山上的**明显是作困兽之斗,松下次郎不想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扬起指挥刀再次杀鸡给地嚎叫起来,皇军纷纷从地上爬起,端起枪嗷嗷地向前扑。

    与此同时,山坡居然上传来了震天的杀喊声,无数**竟然冲出了掩体,打头的端着新式冲锋枪、捷克式轻机枪,一个个面目狰狞地冲向皇军,连射的子弹打出一条条火链,像一把把锋利的镰刀疯狂地收割皇军士兵,而紧随其后的,是端着明晃晃刺刀的**将士,不遗余力地挑刺枪口余生的皇军。

    “反冲锋!”松下次郎发出一声惊呼,在这种情况下发起反冲锋,无疑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这份决绝和勇气,让他从心底冒出丝丝寒气,但也就一瞬间,他立即压制住心里的恐惧,挥动指挥刀命令皇军士兵果断冲锋,他知道,此时除了死拼没有第二条出路,一旦部队出现了混乱和后退,带来的后果是毁灭性的打击。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竟然冲到了山腰,冲锋枪的咆哮声终于渐渐停歇,直至全无,两支部队完全绞杀在一起进行恐怖的白刃战。

    杀喊声、叫骂声、刺刀入肉的扑哧声、桀桀的笑声、冷兵器的交错声混合在一起,在这夕阳的残辉里,演绎着一场惨烈的血腥与悲壮。

    被十几个日军士兵簇拥着,一直在外围观战的松下次郎,脸上的表情渐渐轻松,甚至嘴角都开始有些上扬,皇军到底在兵力上占有绝对优势,虽然在**的反冲锋中折损四五百人,但随着**的弹药告罄,皇军很快压住了阵脚,拼刺,是皇军的优势,加上**连续作战已是疲惫之师,失去了武器的优势,劣势顿显,倒在皇军刺刀下的**越来越多,相信不要到晚上,皇军一定能全歼这伙**,取得空前的胜利。

    突然,松下次郎瞳孔急速收缩,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只见他的前方十几米远,一个身材并不高大,面目清秀得几乎有些文弱感的**将领,舞动一把三八大盖,左挑右刺,顷刻间就有三个皇军士兵倒在他的刺刀下。

    让松下次郎肾上腺上升的不是**军官的骁勇,而是他肩膀上居然扛着金星闪烁的少将军衔,在他的战绩里可从来没有斩获过如此高级别的敌军将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好运来临了,果断地向身边的士兵发起进攻的手势。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第三旅少将旅长颜义,虽然不是高大威猛型的,但他奔跑如兔,灵活如蛇,做山匪时就以勇猛而出名,到了部队更是公认的拼命三郎。

    颜义杀得兴起,丝毫没有注意警卫已经被日军缠住了,而日军大队长松下次郎正带着十几个鬼子朝他恶狠狠地扑来。

    颜义再一次把刺刀捅进一个日军的胸膛,飞起一脚踢开鬼子的尸体,顺势拔出刺刀,喷射的的鲜血溅了他满眼满脸,他迅速抬手一抹,一张脸顿时变成红色,努力鼓起的眼睛,让他原本清秀的脸显得格外狰狞,也在这时候,目光一扫,才发现四周都站满了虎视眈眈的敌人,向他举起了明晃晃的刺刀。

    第三百五十六章 残阳如血

    颜义洝接腥魏斡淘ッ纪飞涎锘⒛吭舱鲆簧叵挂话诖痰吨苯映遄拍弥富拥兜乃上麓卫尚乜谥贝潭?br />

    松下次郎能做到日军大队长军事素养自然不错右手挥刀上轮同时侧身

    “锵”刺刀与指挥刀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刺刀失去了准头在松下次郎的肩膀上方走空松下次郎迅速双手轮刀临空劈斩颜义快速横枪挡住了这一杀着

    但四周的日军也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围了上來十几把刺刀同时朝颜义捅刺过來饶是颜义骁勇敏捷也无路可退十几把刺刀几乎同时捅进他的胸前后背都是对穿颜义整个成了一个刺猬一口鲜血从他口里喷溅而出喷了正面的松下次郎一脸颜义却发出一声桀桀的笑声声音阴冷刺骨让松下次郎莫名地打了一个冷战但很快他就嚎叫一声再次扬起指挥刀一刀砍向颜义的脖子

    一道血柱飞溅颜义的头颅滚落在地上鬼子士兵纷纷拔出刺刀颜义的身子踉跄了两步竟然奇迹般地站立了几十秒才轰然倒下

    “旅座”

    “旅座”

    “旅座被鬼子杀害了”

    颜义的警卫首先发现了颜义的惨死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顿时响彻山间所有的将士丢下对手不顾一切地扑向颜义牺牲的地方

    他们一个个红眼呲牙、干嚎怒吼如同出林猛兽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一时间让敌人阵脚大乱有的鬼子干脆侧身让出道路当然也有的在奔跑中被敌人趁机刺死但此时洝接腥私约旱男悦旁谛纳夏仙蕉懒⒕鼪〗有长官丢下士兵的先例如果士兵将最高长官都打洝搅硕杂谒莵硭祷钭哦际且患说氖虑?br />

    率先杀到的是胡占魁和十几个将士颜义的尸体就躺在地上肩膀上的少将军衔格外刺眼头颅掉在离他尸体将近一米的地方稳稳立着仿佛栽在土里一张涂满红色液体的脸看不清表情但眼睛还圆鼓鼓地睁着

    将士们洝接斜吹纳裆桓龈鲅劾镏挥信鹕逼蝗辉谡夥酱缰芈尤萌擞兄滞覆还鴣淼母芯踅繘〗有人言语提刀、端枪对着早已将松下次郎围在中央的十几个鬼子如狼似虎地扑去

    胡占魁一把鬼头刀上下翻飞立斩两个鬼子于刀下随着越來越多的将士也加入进來不到两分钟十几个鬼子士兵就倒在了地下无一例外一个个都被捅得稀巴烂尸首分家

    松下次郎双手握刀竖起转着圈看着将他团团围住的将士一脸刷白豆大的汗珠如雨下全身都在颤抖眼睛里只剩下绝望和恐惧

    胡占魁箭步上前一脚就将他撂倒在地一个意志已经完全崩溃的人自然谈不上什么战斗力

    “押过來”

    胡占魁说完腾腾地走到颜义的头颅面前直直地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愤然喊道:“旅座我先把这个畜生给您送过來兄弟们随后就到你等着我们”

    胡占魁起身早有士兵将一团烂泥样的松下次郎押了过了一脚踢在他的腿弯让他跪在颜义的头颅前

    胡占魁站在松下次郎的右侧将刀在他的脖子上比了比却洝接锌诚氯セ拥冻遄徘懊娴氖勘笥野诹税谑疽馑侨每惶趼匪霉碜邮勘籽劭吹剿堑拇蠖映な窃趺此涝谒牡断碌?br />

    事实上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和日军竟然停止了厮杀在山腰一字排开重新对垒而且双方距离不到两米白刃战拼成这样的局势恐怕谁也洝接邢氲饺站敝锌赡芑褂泻芏喔静恢婪⑸耸裁词虑榫秃孟窳街焕匣⑺阂Ю哿硕几裢庹湎д飧瞿训玫男菹⒒峋驼庋岳葑呕⑹禹耥袼矝〗有再上前一步

    突然分出一条道路让日军很紧张手里的刺刀握得更紧、脚下也开始有了些调整的碎步很快他们就发现并不是进攻让开的通道里很多日军士兵都看到他们的大队长正不咎恐地跪在地上一个一脸横肉还带着一条恐怖伤疤的中校恶狠狠地轮开大刀

    一道白影划出一道半弧“噶擦”一声松下次郎的头颅飞起三四米高一股红色的液体从洝接型返牟弊哟Ψ山Χ鏊婕词遴鄣氐乖诘厣涎锲鹨徽蠡瞥?br />

    日军开始马蚤动起來哭喊声叫骂声甚至也有跃跃欲试的前突动作

    胡占魁提着滴血的大刀阔步走到阵前钢牙紧咬、目光阴冷让如钢似铁地看向前面的日军日军突然停止了马蚤动叫嚣眼睛死死地盯着胡占魁虽然洝接腥撕笸说抗庵兴克坎话不故浅雎袅怂堑那右?br />

    胡占魁身不动、目不斜口里凛然道:“兄弟们我们曾经是遭人唾弃的溃军人人都看不起但那怪不得我们是长官们不真心抗日视我们如草芥可旅座待我们如兄弟吃的穿的用的领的他对我们一视同仁从來洝接泄囊舱嫘目谷站臀馕曳廊硕妓滴颐嵌本芏税敫鲋泄衷诼米妓涝谖颐乔懊媪巳绻颐窃倥芪颐蔷驼娴氖侵砉凡蝗绲男笊司退慊钭乓惨槐沧佣继Р黄鹜匪越裉煳颐遣换盍松绷苏馊盒笊降叵乱黄鹋懵米ィ俊?br />

    “杀杀杀”

    “杀了这群畜生陪旅座去”

    胡占魁的话还洝接兴低晟狡律隙偈毕炱鹆松胶艉Pサ暮艉吧棵且桓龈鲰鲇选⒀龇哒叛锲鸫蟮丁⒍似鸪で灌秽坏仄讼虻腥嘶煺皆俅紊涎?br />

    事实上此时的已经不足三百人而日军起码超过了六百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就变成了两百多追着六百多鬼子满山跑因为几近癫狂完全是一种不要命的打法就算被日军刺伤、砍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也会跳起來将敌人扑倒哪怕是用牙咬、用头撞也要将他们的对手弄死日军一向凶残毫无怜悯地向弱者举起屠刀但遇到这群死士他们也害怕了

    西边已是残阳如血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