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黑篮〗我和你(原名キミとボク)

章节目录 第 23 部分阅读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一晚水树白银的这句话一直在歌代耳边徘徊。知道她是误会了,她有好几次想跟他解释,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都找不到机会。

    于是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就到了周末。

    “歌代?”

    “歌代!”

    连续叫了两遍都没有得到回应,正忙得抽不开身的栗园回过头看到正在发呆的歌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音调也拔高了好几阶。

    歌代傻愣愣的回头,一脸迷茫的模样。看到栗园铁青的脸随即配上一张笑脸,她打了个机灵,立马从之前的思绪中回过神。

    “奈奈姐。”

    栗园的脾气向来不好,自从做了她的经纪人之后有越来越火爆的趋势。不过看到她这心事重重的模样最终还是把火气压了压,声音也不较先前温柔了许多。

    “妆画好了就去旁边演练一下,这是eden的第一次露面要是搞砸了会有什么后果你是知道的!”

    偏偏这么重要的时候她还心不在焉的。

    这才回过神,对上栗园的怒容这才把自己的心事压下冲她笑了笑,“放心吧奈奈姐我知道分寸。”

    上次那个事件之后她来了一趟公司,那些人没有想到她还是一个学生不过倒是对她之前那些行为表是理解。歌代知道这些不是他们的心里话,如果不是真司哥坐在那里的话他们对她不可能这么和颜悦色。

    至于这个签售会是石川真司提出来的。

    “网上大家对eden的期待很高,我想如果是签售会的话大家都会来的。”

    石川真司还是卖了他们一个面子,不过签售会总比什么广告要安全的多,化了妆谁也认不出来。

    歌代扯了扯身上的礼服,黑色的长发被绑成两束马尾看上去乖巧可爱,眼睛是漂亮的海蓝色,微微一笑眼中便荡起柔波。和原来完全迥异的样貌歌代虽然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好歹是接受了这个eden的形象。

    但凡是eden的歌迷都知道,她的专辑从来都是在周末的时候发行,而且数量不多,每一次都只在东京固定的几家店发行。这一次也一样!大家都知道今天是eden的签售会但谁也不知道具体的地点在哪里,大家纷纷在网上做了猜测,不过官方在今早给出了答案,这次的签售会会在百货商场举行,于是歌迷们浩浩荡荡的把把百货商场堵了个水泄不通。

    “呜哇~好多人!”

    歌代在车上看到那黑压压想往里面挤的人群有些怯场,有些僵硬地看向坐在她旁边的栗园,“奈奈姐!怎么办我觉得有些紧张!”

    “哈?”栗园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样话!你给我争气点!”

    歌代撇撇嘴,她也很想争气啊!可是这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人紧张嘛!

    让司机避开人群把车停进车库栗园带着歌代去了休息室,“你在这里调整一下,我去看下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别乱跑,等我回来找你!”

    直到歌代点头之后她才离开,由此可见她对歌代是多么的不放心。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歌代不满的抱怨没有人听见。

    会场,人山人海!

    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专辑还有海报,四处张望着等待着eden的出现。

    相比一楼的热闹,二楼要安静许多,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人海。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男子问身边秘书模样的人。

    “下面这些人都是eden的歌迷,今天会在这里举行eden的签售会。”不过人还真多啊!他暗暗咂舌道。

    “eden?”

    略一思考他立马想起他们公司是有这号人,好像还是他那个损友石川真司带进来的,惹得上层那些老头很是不满。

    月山智明没有在意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巡查商场上,刚转过身下面就传来一阵喧哗声,月山智明的动作不由一顿,视线也随即朝下看去。

    原来是主角出场了。

    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那个面带笑容的黑发女子眉头顿时一皱,这才细细地将楼下被包围的女子打量了一遍,嘴角突地向上翘起,脸上的笑容隐晦不定。

    他转过头问秘书,“这个就是eden?”

    秘书看了眼楼下,他并不认得eden但是他认得她旁边的栗园,于是点了点头,“是的!”

    “很好!”

    秘书疑惑地看向月山智明,发现他脸色铁青面隐有怒容。他又看了眼楼下的女子,咬牙切齿道,“让石川真司来见我,立刻马上!”

    老板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被人强硬地“请”来的石川真司嬉皮笑脸的看着自家好友,“怎么了小智,这么急着见我是想我了吗?”

    月山智明看见他直接一掌就拍在了桌子上,“我想你马上去死。”

    石川真司的脸上的笑容一收。

    “怎么了?这是!”

    “你还问我怎么了?这应该是我问你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把桌上的一叠文件尽数丢到他身上,这些都是秘书整理的关于eden的资料,虽然没有本人的名字和照片,但是作为一个妹控他不认为他会认错自己的妹妹!

    见事情败露石川也不在隐瞒,“这是歌代的意思。”

    月山智明又是一个凌厉的眼刀子过去,“就算是她的意思也不行!”

    石川一改往日的嬉笑很认真的看着他,“你不能老是把她当小孩子看,歌代她也会长大的。”

    “长大了又怎么样,我还会不养她不成。”

    “长大了就会有自己的想法,她已经过了只要你一句话她就会言听计从的年纪了,之前坚持要去秋田读书这件事不就是个例子吗?”

    月山智明蹙着眉不说话,他何尝不知道石川真司说得是对的,但是……

    “我是哥哥,歌代还是会听我的话的。”

    “……”

    不行!已经没救了,谁来把这个妹控拉走!

    月山智明看着手中的文件,手指在桌上轻敲着,原本发热的脑袋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只是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些针对eden的董事……”

    就知道他会问这个!

    在这个职场上叱咤风云的商业经营眼前,任何的商业利益都没有他的妹妹来得重要,本来还想再留那些老头一些时候,不过在知道eden就是歌代之后他改变了主意!

    “……是时候退休了,你去安排一下接班人的事。”

    石川似乎对他的这个决定并不意外,不过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为什么总是落在他身上。

    他脸上刚露出一丝不满,月山智明一个凌厉的眼神就射了过来,“嫌麻烦?还是说我们来说一说你把歌代带进圈里的事!”

    “啊!小智——”他急忙打断他,笑嘻嘻的说,“我突然间想起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

    说着如阵风般消失在了他眼前。

    他冷哼一声,注意力再次回到手中的那叠资料上。

    “既然是你的决定……”虽然他不赞同但他决定还是尊重妹妹的决定,“……前进的道路我会帮你扫平。”

    正在签名的歌代像是感到了什么突然抬头看向二楼。

    ——刚刚好像有听到欧尼桑的声音。

    “伊殿桑麻?”歌迷看到她久久没有动笔有些疑惑的叫了一声。

    她立马回过神,脸上绽开一个微笑,“不好意思出了会神。”

    那歌迷立马沉醉在她温柔的微笑里,精神恍惚连话也说的不利索了,“没、没关、关系。”

    歌代又回她一个微笑,转而在她手中的专辑上签上eden的名字。

    那歌迷心满意不足的离去歌代继续着她的工作。

    “手好酸!”

    签售会结束已经是在中午,栗园看到它揉着手腕的可怜模样难得好心的替她揉搓起来,这让歌代大感吃惊。

    “等下我们去吃顿好的!”

    “好!奈奈姐请客。”

    栗园抬眸看她,“我可没说,今天大家可都是为了你忙活,怎么说也是你请!大家说是吧!”

    “是!没错!”

    “啊呀!小月山你的私房钱应该藏了不少,一顿饭吃不穷你的!”

    歌代微笑着也不反驳!她每月的花销不多,房租和生活费都是哥哥在帮她出,平时会去超市买些必需品,还有会买一些紫原君资环的零食……

    这样算下来,她的钱大多数都花在了给紫原君买的零食上。

    她掐着手指算了一下,数值太多她一下子就脑袋发晕放弃了。

    一旁的栗园以为她在算请他们吃饭的花销结果自己算晕了,不禁有些好笑,“好了,开玩笑的。”

    她摸了摸她的头,“请客吃饭这种事当然是请我们的直系上司石川先生出马咯。”说着他的手中出现一张金卡,笑容灿烂。

    ,“想吃什么随便点……”

    反正用的不是她的钱一点也不心疼。

    歌代在一旁看着,觉得石川真司摊上这样的女朋友真的不会倾家荡产吗?

    此刻的石川真司——

    “哈嚏!”

    “谁在说我坏话!”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七夕快乐哦~~虽然明天才是七夕……

    章节目录 Chapter 62街头偶遇

    一点也不心疼的刷石川真司的卡搓了一顿的人们心满意足的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天色已晚,歌代回秋田的最后一班车是在一个钟头前,当时歌代就想走人,但是大家不肯,最后是栗园答应开车送她回去她才留到了最后,可是现在……

    “奈奈姐你没事吧!”

    她扶了一把脚步踉跄的栗园结果被推开,一身酒气的她挥着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喝……我还能喝……”

    歌代从旁扶住她,“是是!奈奈姐酒量最好了!我们回去喝?”

    栗园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红唇嘟起,“……骗人……你明明都在喝饮料……”

    看来也没有醉得太糊涂,之前还知道她吃的是什么。

    “奈奈姐,你忘了我还是未成年。”

    “去他妈的未成年。”

    栗园激动的手舞足蹈,这让一直扶着她的歌代有些招架不住,摇摇欲坠之际一只手从后面伸来,将全身重量压在她身上的栗园搂进了怀里。

    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回头看向来人,“真司哥!”

    石川真司看着还在疯言疯语的栗园挑了挑眉梢,“怎么醉成这样。”

    “对不起我应该拦着奈奈姐的。”

    石川这才回头看她,见她一脸歉意的模样不由笑了,“我可不觉得她会听你的话”

    哥哥想了想,确实是这样,如果奈奈姐肯听她劝的话她就不是奈奈姐了。

    感觉到到身旁人熟悉的气息栗园将身体往石川怀里缩了缩,异常的安静。熟悉的体温令她放松了身体,她打了个哈欠沉着眼皮在打着瞌睡。

    石川真司的眼中有那么一闪而过的温柔。

    歌代看在眼里,“真司哥你赶紧带奈奈姐回去吧!记得泡杯醒酒茶给她。”

    “那你呢!”他问。

    这么晚了,他不可能放她一个人在街上。

    “我?我没事的。”歌代知道他是担心她,笑着说,“奈奈姐醉成这样是没办法送我回秋田了,我先回家过一晚明天再坐车回学校。”

    也只能这样了。

    “那你在这待着不要乱跑,我让小智开车来接你。”他还是觉得不放心,想让月山智明来接他,不想被拒绝了。

    “真司哥,没关系的!我想我还不至于会在自己长大的地方迷路。”

    他担心的完全不是这个!

    这么晚,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怎么也不安全。

    见他还在犹豫歌代上前退了他一把,“安啦!到家我给你打电话,ok?”

    石川有些无奈,“这可是你说的。”

    “真司哥现在的任务是照顾好奈奈姐。”

    “是是!”

    终于石川真司带着栗园走了,歌代松了一口气。

    夜晚的东京有着不输于白天的热闹,霓虹闪烁人群川流,她站在人群里突然觉得有些恍惚,直到她和一个人撞上。

    “对不起!”

    “对不起!”

    竟然是两声异口同声,不管是歌代还是对方都有那么一会愣神。

    歌代揉了揉被撞到的肩膀抬头想要找被她撞到了人,发现不管是前面后面左边右边都没有人影。

    她一瞬间瞪大了琥珀色的眼睛!

    诶?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没有人可是她却撞到了什么,明明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可是却没有看见人!这说明了什么!

    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全身,她不是遇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颤抖的歌代目光再一次扫过周围,这一次她看得很认真,就连路边垃圾桶上的苍蝇她也注意到了,然后她看到了有着水蓝色头发的少年。

    看到那抹水蓝色歌代愣了愣,如果没有认错的话眼前这位她的熟人。

    “……黑子君?”

    少年点了点头,“我还在想我是不是认错人了,原来真的是月山桑,真是好久不见了。”

    歌代终于回神,脸上绽开一个微笑,“黑子君好久不见!”

    她和黑子在帝光的时候就认识了,两人虽然不是同一个班级但是两人却有个共同点,都喜欢去图书馆。只是前者是去看书,而后者是因为图书馆安静适合睡觉。

    黑子第一次遇到歌代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情况。

    那一天去图书馆看书的人异常的多,他到的时候已经没有空的位置了,好不容易在书架背后的角落里找到一个座位而对面已经被人坐了。说是坐实际上却是趴着的,茶色的头发铺散在桌面上,呼吸均匀,竟然是睡着了。身后有其他找位置的人走过,他将书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拉开椅子坐下。并没有去过多的关注对面占着图书馆的位置睡觉的少女,黑子沉浸在自己书中的世界竟然也没有发现对面的少女不知道已经什么时候醒来,正睁着一双朦胧的眼睛看他。

    “很漂亮的颜色。”

    黑子闻声抬头,歌代这才发现他的眼睛也是浅蓝色。

    “什么?”因为在认真看书他竟然没听清她说什么。

    她像是突然清醒过来有些羞怯又有些无措,“对不起,我没有要冒犯的意思,我是真的觉得你的发色很好看。”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的头发好看,还是一个陌生的异性!

    他挠了挠脸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有人拿着书朝他们这边走来,他朝歌代点了点头,伸手就要去拉黑子坐着的椅子,看样子是想坐这里。

    歌代有些奇怪,这里明明做着一个人为什么他却好像没有看见一般。

    “对不起这里已经有人了。”想了想她还是出声提醒到。

    “欸?”那人听了他的话看向椅子,不想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本空无一人的椅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人。

    刚刚明明还没有的!

    “对不起!”他连忙道歉然后拿着书离开。

    歌代看了眼眼神平淡无波的少年,不知为什么她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变模糊了,她揉了揉眼睛又清晰了。

    “谢谢!”

    黑子的这一声谢谢是谢她帮他把人劝走。

    似乎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啊!歌代这么想着再一次沉入了梦乡。

    这就是歌代和黑子的第一次相遇,简简单单,他们甚至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

    然后,第二天。

    同一的时间,同一的地点,同一的人物。

    “你好!”

    “你好!”

    两人打过招呼后看书的看书,睡觉的睡觉。

    这样的场景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经常上演,他们想不认识也难。

    “为什么月山桑总是跑图书馆来睡觉。”

    相识之后黑子偶尔会和她聊上两句。

    少女的回答是那么理所当然,“因为这里安静”

    “……”

    “还有在这里的话薰就不会来找我了。”

    不管在哪里睡觉都会被雨宫薰拎小鸡一样拎回去,众目睽睽之下歌代觉得很没面子。不过雨宫薰有洁癖,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最近临近考试来图书馆学习的学生特别多,正是睡眠不足的歌代补眠和藏身的好地方。

    虽然歌代没有说出全名,不过黑子还是猜到了她口中的“薰”是谁,年段里唯一排名进前三的女生!

    “雨宫同学吗?”

    “对对!就是她。怎么黑子君认识薰?”

    他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她身后,思考着要不要把雨宫同学就站在她身后这件事告诉她。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歌代被雨宫薰揪着后衣领脱回了教室。后来他才知道,这样的事每到考试前都会发生。

    他是后来听黄濑说得,“每次小雨宫要帮小歌代补习的时候小歌代都是这样到处躲的,不过每次到最后还是会被抓到就是了。”

    ……

    从回忆中回过神,黑子看了眼静静走在身侧的少女。

    “没记错的话月山桑现在是在阳泉读书吧!”

    没有想到他会记得这么清楚歌代有些吃惊,“黑子君原来还记得。”

    黑子摸着下巴又回想了一下,“我记得紫原君也是报这个学校。”

    那三年级的时候他从篮球部退部,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紫原说到自己报考的学校。

    “阳泉吧……听说那里食堂的菜很好吃~~”

    听到这里歌代愣了愣,笑了,“是紫原君会说的话呢。”

    而事实上,学校食堂的菜确实不错。

    黑子盯着她看了半晌,“看样子月山桑和紫原君的关系发展的不错。”

    “诶?”

    少女眨了眨眼,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之后刷地红了脸,“黑子君,我想你误会了,我和紫原君……”

    “看样子月山桑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黑子松了口气,当初他看出歌代对紫原有好感可偏偏当事人毫无所觉,这让黑子多少有点为这位难得的异性朋友担心。不过,虽然关系好像变好了但是为什么他总感觉月山桑的表情有些不对。

    黑子平时最擅长观察人类,只是开始疑惑了一下下一秒他就明白了,“月山桑是不准备跟紫原君说吗?”

    歌代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睛瞠得大大的,一脸的不敢相信。

    “为什么……”黑子君会知道!

    难道她脸上的表情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这么想着她自己揉了揉脸颊,嘴角硬是扯出一个微笑,“黑子君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呢!”

    歌代决定装傻。

    但是单纯如他怎么可能骗得过阅人无数的黑子,黑子看着把心事全部都写在脸上的她决定还是不拆穿,一时间两人都沉默着。

    “那个……”歌代开口打断了这诡异的沉默,“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

    她回东京的事肯定瞒不过她哥哥的眼线,要是再晚点回去他该生气了。

    黑子看了看时间确实很晚了。

    “我送你。”

    觉得怎么也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的黑子提出了护送的请求。

    “不用了。”歌代怎么好麻烦别人,急忙拒绝,“我家很近的再往前走一点……”

    “那就走吧!”

    黑子率先朝前走去,歌代在原地呆了呆,怎么也没想到黑子也有这么固执的时候。

    她叹了口气,跟上。

    “黑子君,谢谢你。”

    “月山桑太客气了。”

    “对了!下周四是我们的学园祭黑子君我可以邀请你来看我的表演吗?”

    ,“星期四的话正好有场练习赛……”

    “这样啊……那没办法了……”

    “黑子君,比赛加油!”

    “月山桑也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要相信,黑子是真绅士+心理咨询师【喂!】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