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花开时

章节目录 第 18 部分阅读

    的。”

    “我回家了。”

    顾惟沁呆了一下,然后说:“哦。好的。”

    送走了家人,白术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说:“都走了?”

    顾惟沁吓了一跳,说:“你不是走了吗?”

    白术说:“哎呀,跟你家人一起吃饭已经够不合适的了,吃完了还不赶紧撤?”

    “那你怎么回来了?”

    白术说:“吃的不够尽兴,有长辈在,说话都不方便。我们再去喝一杯吧?”

    顾惟沁看了看时间。

    白术握上她的手腕说:“三好学生吗你?走啦。”说着就拉着顾惟沁走了。

    这一喝就喝到了后半夜,顾惟沁到家,就直接坐在玄关的地上了。听到声响的戚筠揉着眼睛打着哈气出来,就看到醉醺醺的顾惟沁。

    “哇,这么大的酒味,这是泡在酒缸里了吗?”戚筠艰难的把人扔到卧室的床上,然后自己就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顾惟沁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中午了。立马惊醒过来了,早会没人开了!

    顾惟沁急忙给白术打电话,白术笑着说:“你别着急啊,我算准了你今天起不来的,我已经通知了,早会取消。你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吧。”

    挂了电话,戚筠正刷牙站在她门口,眼神别具深意。

    “什么意思?”

    戚筠笑着走开了。

    好久没有悠闲的吃一顿,顾惟沁在家里躺着就犯懒了。梁乐予每天都坚持给她看盆栽的花,自豪的说一定能活两个月。

    顾惟沁翻着照片,忽然很想很想她。

    顾惟沁打电话给白术,她也要离开两天。然后就定了机票,去l市。

    梁乐予以为就此就不会再跟顾家人有什么关系了,结果晚上的时候接到了顾显的视频请求。

    梁乐予黑着脸问:“干嘛?”

    “五子棋。”顾显说。

    “……还没玩够?”

    顾显说:“无聊。”

    ……囧!

    梁乐予被迫无奈只能跟他玩,玩着玩着居然发现黎堂也在!梁乐予觉得自己才是真的无聊,为什么要陪两个爷爷辈的人玩五子棋?!

    玩了几盘,顾显说:“顾惟沁已经同意回家来住了。”

    梁乐予说:“真的吗?那太好了。”

    “她昨天晚上喝酒去了。”

    “喝酒?顾惟沁很少喝酒的。”

    “嗯,跟她的属下,一个叫白术的女人一起去的。”

    梁乐予愣了一下,然后说:“哦,挺好啊。”

    顾显然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两个人再下了几盘后就不下了。梁乐予早该想到,顾显找她能有什么好事,除了离间还能干什么。

    果然,不大一会儿,白术的个人资料就发过来了。梁乐予感觉很烦,太烦了。她谈个恋爱而已,怎么谁都管?!

    梁乐予没看那资料,她之前资料看的太多了,现在脑子已经装不下了。

    接到胡泽宇的电话,是快睡觉的时候。胡泽宇告诉她,明天中午就能到。

    梁乐予很高兴,总算有一件能让她不想烦心事的事了。

    梁乐予特意让梁中勤先送她去机场,梁乐予在机场等了不会儿,胡泽宇就出来了。

    两个人抱了一下,梁乐予说:“好快啊。”

    胡泽宇说:“我没有拿行李,当然快了。”

    梁乐予问:“阮元最近怎么样?”

    胡泽宇做了个夸张的表情说:“她——她简直是变了个天翻地覆啊!你现在肯定不敢认她了。”

    “诶?!真的吗?”

    胡泽宇点头说:“太刷新我的双眼了,她现在不仅人变漂亮了,事业更是蒸蒸日上!怎么说呢,光芒万丈!”

    梁乐予说:“那真是太好了!之前我怎么说她都不听的。”

    胡泽宇沉默了一下,然后接着说:“还有啊,我跟她见面的时候正好遇到她之前的男朋友了。”

    梁乐予的八卦之魂苏醒了,胡泽宇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心里暗暗的高兴,接着说:“阮元当时根本没有看到他,然后他就过来打招呼。阮元很客气的跟他说几句话话,我们就走了。你都没看见当时她前男朋友那张脸绿的!”

    “活该!”

    胡泽宇笑着说:“等阮元出去后,我故意跟她前男朋友说:’真是谢谢你当初放弃了她,否则我怎么会有机会呢。’”

    梁乐予拍了他一下,夸赞说:“干得漂亮!气死他!”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出机场后,顾惟沁才出来。

    李雅听说梁乐予的朋友来了,一定要叫到家里来一斤地主之谊。胡泽宇在梁乐予的房间里小声说:“真的好紧张啊。”

    “紧张什么?”

    胡泽宇说:“头一回见爸妈,能不紧张吗?”

    梁乐予推了他一下,胡泽宇说:“行了,今天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梁乐予送他离开,说:“我订了一系列的计划,这两天带你好好玩玩!”

    然后抬头的时候就看到顾惟沁了。三个人都愣在原地,胡泽宇最先反映过来,说:“我……我先回去了。等你电话。”

    梁乐予呆呆的点了点头。

    顾惟沁当时心里什么想法都没有,笑了笑,说:“我就是……突然空闲了,所以来看看你。”

    梁乐予还是在看着她。顾惟沁说:“外面也挺冷的,你上去吧。我……我等一下晚上的飞机还要赶回去。”

    梁乐予的脚下生根了,一动不动。顾惟沁看了看她,然后转身走了。

    好没意思。

    顾惟沁下了飞机到酒店,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特意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化了淡淡的精致的妆,去理发店做了相衬的发型,想让最漂亮的自己呈现在梁乐予的眼前。可是梁乐予却是穿了居家衣服送前男友出门……呵。

    顾惟沁已经走到路边了,梁乐予跟过来,轻声叫了一句:“顾惟沁?”

    顾惟沁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拦了一辆车,直接走了,也没有回头。梁乐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冲着远去的出租车挥了挥手。

    然后,回家睡觉。

    白术还在酒吧接到顾惟沁的电话有点意外,接听:“老板大人,有什么事?”

    “你现在能帮我订一张回去的机票吗?”

    白术愣了一下,然后看看时间,说:“没问题。”

    机票是凌晨一点的,凌晨四点才到的y市。顾惟沁有带你疲惫的坐在机场大厅里,闭目养神。忽然闻到一阵粥香,睁开眼睛,竟然是白术。

    白术笑了笑说:“虽然这个时间吃东西对肠胃不算好,但是我想你一定饿了。”

    顾惟沁很意外,问:“你怎么在这里?”

    “老板大人出差刚回来了,作为下属怎么敢懒在家里睡觉呢?”白术拿出勺子说:“来,吃吧。”

    顾惟沁一点也不饿,但是看在白术的用心上,还是勉强吃了。

    “等下我送你回家。”

    顾惟沁说:“你也一晚没睡了吧,还是打车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白术说:“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我是在家里睡了一觉才来的。”

    顾惟沁实在疲惫,也没有心思跟她纠缠,说:“好吧。”

    上了车的顾惟沁,真的是直接就睡了。白术一路小心开车,到了顾惟沁家,她没有叫醒顾惟沁。倒是安静的看了熟睡种的顾惟沁。

    真是漂亮的人。不仅仅是脸,更多的是她的气场,那种沉稳镇静的气质,在她身边很容易的就安静下来。

    白术碰了碰她的脸,说:“老板,老板?醒醒,到家了哦。”

    章节目录 第51章

    顾惟沁迷迷糊糊的回家,躺在床上,然后收到了一条短信,是白术发来的:“今天也好好休息吧。公司这边有我。”

    顾惟沁把手机胡乱一扔,然后听到啪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然后她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了。

    早上,戚筠收到她老师的邮件,让她回去一趟。戚筠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走到玄关发现顾惟沁也没有出门,又过来敲门,没人应,戚筠推开门,发现顾惟沁还在睡觉。戚筠没有打扰她,写了一张纸条放在餐桌上。

    顾惟沁醒过来感觉浑身都很沉,头昏昏的。想要叫戚筠,却没办法出声,她坐起来了一会儿,然后不知不觉得又昏睡过去了。

    白术打电话,那边没有人接听。太奇怪了,不会是又去找她的女朋友了吧?白术掂量着要不要继续打下去。

    白术再打一遍,响了两声之后就直接关机了。

    白术愣了一下,或许是自己多事了吧?

    已经第三天了,白术觉得不对劲,顾惟沁就算是去找她女朋友了也不可能一声都不说,消失三天啊。白术再打电话,那边还是关机。

    白术打电话给方集。方集说:“不用担心,戚筠还跟顾惟沁住在一起呢。”

    “那您知道戚筠的手机号吗?”

    “特助有。”

    然后方集就挂了电话。白术打电话给特助,特助把戚筠的电话号码给她,白术一打,还是关机的。白术这就真的感觉事情不对了,问特助要了梁乐予的电话。

    梁乐予看着电话号很陌生,疑惑的问:“你是?”

    “你好,请问是梁乐予女士吗?”

    “嗯,是我。”

    “你好,我是白术,是顾总的助理。”

    梁乐予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哦。”

    “请问顾总在你那边吗?”

    梁乐予说:“她回去了。”

    “那谢谢。打扰你了。”

    “她……怎么了?”

    白术说:“没事,你放心。”

    胡泽宇问:“谁打来的?”

    梁乐予想了一下,把电话号码存了下来,然后笑着说:“没事。”

    白术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在电梯里了,她开车直奔顾惟沁的家。敲门怎么都没人来开门,好在白术是顾惟沁的助理,有一把顾惟沁家的钥匙。开门后她在桌子上看到戚筠离开的字条,眉头紧皱。这说明顾惟沁起码三天没有回家或者没有出门。

    推开卧室的门,看到顾惟沁,白术吓了一跳。不敢确定这人是死是活,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高烧。这是烧了三天?!

    白术拿出电话的手都在抖。120很快就来了,载着他们去了医院。大夫说,好在及时,否则人就要这么没了。

    现在只要烧退了就好了。

    “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照顾人的,烧成这样还三天才来。”大夫摇头。“太粗心了。”

    白术跟着护士去办住院手续。

    都已经办理好后,白术坐在顾惟沁的床边,看着她泛白的脸色,竟然有点心疼。白术第一次见到顾惟沁的时候她脸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苦,那种压在心底的苦。好像憋着一口气出不来似的。年纪轻轻的姑娘哪来这么大的负担?

    工作的时候顾惟沁一点也不显年轻,沉稳老练,白术心里佩服,不愧是世家出来的孩子,做事调理分明。这是从小就被调教出来的,到这白术也算知道顾惟沁心里的苦从哪来的了。

    白术叹了口气。

    接近傍晚的时候,顾惟沁醒过来了,但是脑子还是不太清醒。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四周看了一下,然后又昏睡过去。大夫说没关系,只要醒了就可以了。然后嘱咐白术煮点粥来了,这都三天没吃饭,身体也受不了的。

    白术特意去买了个保温饭盒,装了些粥,然后就守在病房里。顾惟沁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值班的大夫来看,说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年轻身体倒是经得起折腾。

    顾惟沁迷迷糊糊的,问:“这是哪里?”

    白术把粥倒出来,说:“医院。你高烧在家里三天!要不是我发觉不对劲,你烧死了都没人知道。你也太大意了!”

    顾惟沁想不起来,摇头说:“我只感觉挺累的,然后就睡觉了而已。”

    “差点没醒过来。来,喝点粥。”

    顾惟沁的嘴里全是苦味,喝粥也苦。

    “皱眉也要喝。你三天没吃东西,又挂了这么多的点滴,嘴里肯定苦。多吃点身体才能好起来。”

    顾惟沁喝了一些,然后说:“我还想睡觉。”

    “睡吧,大夫说了你肯定要是要多睡觉的。”

    顾惟沁想说点什么,但是脑子里空旷一片,实在累的很。然后躺倒就睡了。

    这次睡觉,顾惟沁没有再做梦,没有那种恍惚的看到梁乐予的画面了。那么久之前的事了,梁乐予站在树下吃雪糕,好像在等谁似的样子。顾惟沁想要抓却抓不住,明明就近在咫尺的人。

    白术在医院陪了好几天的床,也把病房当成了办公室,帮顾惟沁处理各种事。顾惟沁在看手机短信,梁乐予依旧每天都会发照片来。好像是一个习惯了,已经不在乎它的意义。

    梁乐予知道顾惟沁病了,她连着打了两天电话也没有人接,然后梁乐予试着给白术打电话,发现白术的电话也是关机的。胡泽宇试了试打通了。原来是把梁乐予屏蔽了。

    梁乐予冲着胡泽宇笑了一下,好像是说没事没事。胡泽宇也沉默了。

    第三天终于打通了顾惟沁的电话,却是白术接的。白术很礼貌的说:“顾总现在正在睡觉,不方便接你的电话。等她醒来我会帮你转达的。”

    梁乐予几乎是出自本能的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梁乐予知道顾显为什么要给她这个信息,就是逼她违反规定。而梁乐予给顾惟沁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我找不到你了,好好养病。我等你的电话。”依然是石沉大海。

    梁乐予带着胡泽宇玩遍了l市,到最后,胡泽宇说:“我不知道你和她之间是有什么问题,不过,你要是想去看她为什么不去呢?”

    梁乐予笑着说:“等过一段时间,我再去。”

    胡泽宇摇头,他不知道梁乐予在想什么。胡泽宇在走的时候说:“我后来听说许优佳调走了。”

    “调到哪里了?”

    “这个就不知道了。”

    顾显以为梁乐予不会行动,下面的人说梁乐予一直都在l市哪里都没去。顾显这才放心点,这个时候都能坐得住,那就是能遵守约定了。

    梁乐予从来没有停止发短信,每天一张,顾惟沁看到一束花从盛开到结束。不知道怎么就有点伤感,后来也主动打电话去了。开头的沉默,让顾惟沁有点压抑。

    “你的病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吧?”梁乐予先打破了沉默。

    “没有,恢复的很好。”

    “那就好啊。你啊,还是搬回家里住吧,这样还有人照顾。那个戚筠真是不靠谱。”梁乐予说。

    顾惟沁笑了笑,说:“她听到了。”

    戚筠说:“我那是有事走的好么!”

    顾惟沁说:“没关系的,方集已经回来了。我等等就搬回家。”

    “嗯,怎么说都有人照顾你。”

    “其实,我这边也有白术帮忙的。上次也是多亏了她。”

    “哦,是的啊。”

    然后她们竟然再没有话说了,戚筠在顾惟沁的背后冷笑,异地恋能有什么好结果?

    “啊,我要去工作了。”梁乐予其实是放假的。

    “好的。”

    顾惟沁挂了电话,她不明白,梁乐予一直都是她的牵挂,也是一直支撑她走到现在的动力,现在怎么会觉得无关紧要了?

    顾惟沁想起她生病的时候,做的那个长长的梦,那么真实。她只是看到树下那个乖乖的女孩儿就很开心,那个女孩吃了两口雪糕,然后就四处张望,好像在等人。顾惟沁魔怔了似的挣扎的要伸手过去,但是那个女孩根本看不到她。

    顾惟沁想了很久,她们之间问题的根本是什么,可是怎么都想不到。

    忽然一面镜子放在眼前,蒙的就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

    “干什么?”

    戚筠说:“拿好。好好的看看自己。”

    l市下起了大雪,飞机高速全部停运了。黑车趁机狂捞钱,梁乐予脑筋一转,打了一辆车去了旁边的城市,在那里买了火车票。

    连硬座也没了。

    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有春运这个概念,但是靠近年底,火车上的人出奇的多。梁乐予站在椅背旁边,还能靠一下。火车停了一站,人又多了些。一个小孩子挤在梁乐予身边,梁乐予把自己的位置让了这家人,自己挤在了中间。

    火车摇晃的她有点晕车,梁乐予掐着虎口缓解一下。就这样摇晃了五天,梁乐予终于到了y市。下了车她直奔卫生间,一张口什么都吐不出来,但是还是恶心的不行。梁乐予去买了一袋话梅糖。

    后来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出来,用围巾帽子把自己围了个严实。打车去方集公司楼下,因为不知道顾惟沁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梁乐予就在对面的快餐店坐着。

    梁乐予没有想过这次如果被顾显发现了会有什么后果——是分手还是被威胁……其实都无所谓了。

    有时候只为了一面可以付出任何代价。梁乐予发现自己真的很情绪化,如果想见面,就必须见一面,如果不想见面,可以躲上很久。

    还是因为她只照顾自己的情绪,只为自己着想而已。

    顾惟沁下来了,梁乐予喝着热饮,看到她从大厦出来,穿着长的风衣,围着围巾。梁乐予忽然觉得她快不认识这个人了,她变了好多。气场变得更强了,人也更加沉稳了。虽然还是温和的样子,她对身边穿了白色大衣的女人笑了一下。

    那种表情是相当的信任和亲密。

    梁乐予有点开心,她喜欢的人变得更加漂亮了更加的完美了。她赶紧拿出相机对着顾惟沁拍了两张照片。

    顾惟沁本来是要进车里的,但是被偷拍的感觉浮上心头,她抬头朝梁乐予这边看来,梁乐予用手机挡住了脸。

    顾惟沁想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梁乐予的任务完成了,不过想到她好久没有回来了,她打算再转一转。把自己包裹好之后,她就去了别的地方,可是y市不似l市那么冷,包了一会儿后就扯开了,梁乐予忘了自己不能暴露。

    下午饿的时候去吃饭,有个人忽然叫道:“梁乐予?”

    梁乐予本能的回头,看到的居然明澹。梁乐予好惊喜,明澹也是,抱着梁乐予好长一会儿。

    “真没想到还能再见!你也是走了就不联系了!”明澹怪她。

    梁乐予憨憨的笑了笑说:“对不起。”

    “我们聚会的时候都在提你呢,不过我看现在顾惟沁很出名啊。真没想到她家那么厉害。”明澹说。

    “诶?你怎么知道的?”

    “在公司里上班的,偶尔也会遇到一些高层上的人,听他们说起的。说她现在越来越厉害了,估计不超过五年就可以彻底接手她父亲的位置了。”这些梁乐予都不知道。“她身边有个叫白术的女人,也很厉害,是顾惟沁的左膀右臂呢。”明澹惊觉自己失言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