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星位行商贩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三章 恶魔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明最昌盛的时候。之前已经说过了吧,我的明叫做智素,其实那是zusn的谐音发音,我们当时叫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一位伟人我们明的最高头领,suze。”

    速稚用着淡淡的声音开口道。

    “suze速稚”

    韩木踏行在这段历史当,他一边听着速稚讲述的故事,一边向前前进着,而当他听到这里的时候,他不由得顿了一下,稍微有些好奇的发声道。

    “我的名字确实是因那个人名字而命名的。”速稚带着几分苦笑的声音,道:“那个人是一位绝对的圣人,他有着悠久的寿命,近乎于全知全能一般的能力本来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明爆发了一场内战,整个明体系被打击的一蹶不振,明火种也逐渐的朝着熄灭的方向发展,而他就在我们明的内战当诞生,依靠着一己之力成功的平息了那场持续了百年的战争,并且完成了战后的重建工序。”

    “我们一般的寿命都在二百年左右,但是他却足足率领了整个明一千年的时间还丝毫不见衰老的迹象,他的知识让人惊讶,他的段惊为天人,无论是什么问题,到他的里都能迎刃而解。他没有娶妻,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所以说他的一切行为都是最优先于明发展的,我们的整个明也在那一千年内发生了近乎爆炸一般的发展局势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科技水准甚至都不如你们的星球,但是仅仅一千年的时间,我们的巅峰科技已经能够达到以概念为材料来创造事物了。”

    “智素明的名字也是为了纪念那位的存在而命名的。而我,则是由他亲自创造的。”

    速稚继续在那里阐述着这些事情,此时的韩木已经不知道走出去多远了也许那些猎人们已经进入了这个遗址当,但是他们应该是没有办法赶到韩木的前面。

    而韩木也一直都在那里默默的听着环的话语,没有插一句话。

    “我最初被设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记录明一切的科技水准、艺术水准、人水准和所有的、一个明应该有的东西,而我的人格设计,就是按照那位圣人,suze而设立的。”

    “所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基本上可以算是那位的等同体。我拥有他所拥有的一切知识和相应的办事能力,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是他为自己过世之后留下的保卫段,为的是让智素明继续顺利的发展。”

    “啪。”

    韩木不小心踹碎了一个小小的脚障,那应该是之前放在地面上为了方便处理一些什么事情的东西,但是在这份时间的风化之,那件不知道到底是作何作用的东西也崩溃了。

    以概念为材料的明到底还是在时间之流当崩塌了。

    “我们本来以为自己会永垂不朽,我们当时已经探明了整个宇宙,已经了解了这里面一切的真理,甚至已经探明了宇宙外面的虚空,甚至再努力一点的话,可以突破这个宇宙的束缚,进行虚空的航行甚至甚至”

    速稚在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好像非常激动的样子,韩木不得不不断的用来轻抚着那个还在不断颤抖的环。

    “呼,抱歉,我失态了。”速稚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没关系。”

    韩木继续向前走着。

    “韩木,你知道一个人了彻了一切情感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突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速稚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变成怪物,你告诫过我很多次。”

    韩木低沉着声音,他马上就要达到目的地了。

    这条时间的回廊也快要到达尽头了。

    “没错啊就是怪物怪物”

    速稚的声音当带上了一丝名为恐惧的情绪。

    “他在那一天,彻彻底底的了彻了逻辑学生物的一切情感。”

    “于是他决定毁灭掉自己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明。”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真的那么做了。”

    “他站在演讲台上,告诉全世界,我要杀死你们。”

    “然后可笑的事情发生了,人们内战了他们再次的内战了,因为他的形象已经仿如神明一般的根植在这个明的最深处了。”

    “在看到了这一切之后,他感觉到了无聊,然后他便展现出来了一个碳基生物不可能展现出来的恐怖能力,近乎是顷刻之间毁灭掉了母星上面的一切。”

    “他瞬间就完成了洗牌,但是却没有把这个世界重建。”

    “残余下来的人们开始想尽办法去阻止他,但是一切都失败了,他真的仿如是神明一样,不管是什么样的段都没办法对他产生任何的效果,他甚至不需要任何的攻击段,仅仅用一点点的攻心算计就能够毁灭掉任何敌对于他的人。”

    “而那些顺从他的,他则是会给他们安稳的死亡。”

    “最后,他厌恶了屠杀,于是他开始了清理。”

    “他仅凭一己之力,选定了所有的、那些逃出去、躲起来了的人,开启了时间曲率半径修正,瞬间把所有的逃难者泯灭在了亿万年的时光当,包括那些人的衣物也同时被泯灭了。”

    “这就是为什么,一切都消失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最可笑的是,我却被留了,下来,可能是作为明的火种吧。

    但是我和那个家伙可是异体同心啊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毁灭一切的也是我。”

    速稚说完了,她陷入了沉默当。

    而韩木最终走到了道路的尽头。

    那里是一扇巨大的金属们,和周围完全不同的是,这里完全看不出来任何的腐朽痕迹,只有一层密密麻麻的灰尘布满了上面。

    韩木伸出了,擦干净了那上面的灰尘。

    那上面只有一句话。

    “为了明的延续和最终的反击。”

    这是速稚给他翻译的。

    “你看,就算是这些弱小的、无能的家伙,就算是抱有那些没有用的情感,他们不是也能够在绝境当寻找一些只属于自己的光辉吗”

    速稚道。

    她带着哭腔。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