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大劫主

寒门天骄 第二百二十二章 青皮葫芦

    感受着在自己的身边,洛飞灵那轻轻软软的身体上传来的暖意,方原只觉得酒醒了大半,但另一种晕眩感却渐渐的升了起来,胸膛里的一颗心,忽然轻轻的跳了一跳……

    似乎有种很奇特的感觉,只觉天地星辰,从未有一刻如此闪亮。

    被这个瘦瘦的身体靠上,他倒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他向来只想修行,罕少贪恋欢愉之时,因为他心里一直是不满的,空洞无比,这需要他不停的逼着自己去修行,一步一步向上走,有时候,他觉得只有那修行路上的风景,才能将自己的一颗心填满,可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有些时候,只是这些许的温软,便足够了。

    “方原师兄,我也要走啦……”

    洛飞灵忽然轻轻的开口:“天亮之后,我便要跟姑姑回去了!”

    “回你家中去么?”

    方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这么轻轻的问了一句。

    这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的离开,是一场意外,但洛飞灵却似乎注定是要离开的,因为她本来就不属于青阳宗,不属于这个地方,只是没想到,他们离开的时间倒如此接近!

    “嗯!”

    洛飞灵轻轻答应了一句,然后又是半晌安静。

    “其实我还没玩够呢……”

    过了一会,她忽然又轻声笑着道:“就是认识你太晚啦,要不然咱们黑白双煞闯荡江湖,晨集清露,暮逐晚霞,摘几颗星星,偷一半月亮,全都往那葫芦里一藏,然后再用他百八十年,酿成一壶好酒,乘着清风,唱着歌,喝一口便醉上一辈子,那是多么好玩的事情啊……”

    方原听她说的有趣,心里也觉得好玩。

    倒是想起了在魔息湖时和这个丫头在魔息湖里共历生死,又一起捣乱的经历!

    黑白双煞的名头,现在还在越国五大仙门流传呢……

    “其实也不晚!”

    他轻轻的笑了一声,低声说道。

    “唉,有点晚啦……”

    洛飞灵转了个身,与方原背靠背坐着,小脑袋枕在了方原的肩膀上,似乎已喝的醉了,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沉默了很久,才声音低低的道:“方原师兄,你要走啦,我也要回去,不知道咱们还要过多久才能再相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像你这么好的人了……”

    方原心里微微一怔,他向来觉得洛飞灵每日都是一副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样子,忽然听到了她说这种话,却觉得心里微沉,忍不住低声的问道:“你身边的人对你不好么?”

    洛飞灵的脑袋摇了摇,道:“他们对我很好的,无论是老祖宗,还是几位姑姑,都很好!”

    顿了一顿,却又补充了一句:“但他们跟你毕竟是不一样的!”

    听着这些柔柔的话,方原鼻端可以嗅到洛飞灵身上传来的温香气息,心间顿时生起了一种奇异的情绪,想要伸手抱一抱她,可是他这种性子,却终还是做不出这等事来,他只能平静的坐着,让洛飞灵在自己的身上靠得更舒服一些,低声道:“以后也会是这样的!”

    “就像以前一样,就算快要死了,也一定不会扔下我么?”

    洛飞灵问了一句,声音里似有些紧张之意。

    她似乎很在意方原的这个回答。

    而方原也认真的考虑了很久,低声道:“会的!”

    方原能感觉到,洛飞灵的身体似乎在轻轻的颤抖,他想回头,但还是忍着,就这么一直安静的坐着,感受着洛飞灵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声音里也多了几分平时的轻快之意:“方原师兄,你这个人真的好,虽然你平时跟木头似的,喝酒的时候也不知道让着我,还为了那只白猫欺负我,但我知道你真的很好,白猫的事我不怪你啦,你现在是我心里最好的人……”

    方原听着这小孩子也似的话,心里却有些微微的激动。

    但他还是长长的吁了口气,平复了心情,低声笑道:“你莫要如此夸我,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平时对很多事都不上心的,也只有你,才不会觉得我太无聊……”

    “你对很多事情不上心,是因为你把事情放心里了就不会随便拿出来!”

    洛飞灵随口回答,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道:“人也一样!”

    听了这话,方原倒是微微的一怔,凝滞了半晌,低下了头,轻轻的苦笑了一声。

    “方原师兄……”

    洛飞灵忽然间像是做下了一个决定,忽然间转到了方原身前来,与他面对面,脸上露出了十分认真的表情,从自己的身后取出了一个淡青色的葫芦,给方原递了过来,方原知道这葫芦是她平时不离身的,此时仔细打量,便见这芦葫上有淡淡的云纹,雕成了一只红鸾模样。

    “这不是你的宝贝么?”

    方原看着这葫芦,却忍不住一笑。

    “这是我的宝贝,送给你啦,你要好好保存着……”

    洛飞灵却是很认真的说道。

    方原点了点头,将葫芦接了过来。

    洛飞灵却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她又道::“方原师兄,将来有一天,我也不知道是多久,许是十年八年,也可能是几十年,总之在那时候,南海的天会变成红色,在那时,这葫芦上的红鸾鸟儿会活过来,飞向南海,带着你去南海参加一场仙会,你到时候一定也要来……”

    “一场仙会?”

    方原微微一怔,打量着手里的红鸾,有些不解。

    “方原师兄,你答不答应?”

    洛飞灵看着方原,神色似乎有些焦急,甚至担忧。

    方原见状,便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去的!”

    洛飞灵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去,一定不会不管我的!”

    像是心里放下了一个心事,她倚在了方原身边,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方原的胳膊,嘴里轻轻的哼着一支歌谣,慢慢的睡了过去,夜风徐来,云淡月明,一时周围静寂无声。

    “这一夜过去了,便该各奔东西了吧?”

    方原把玩着她送给了自己的酒葫芦,心绪一时复杂之极。

    渐渐的,他倒是一声轻叹,仰头看着夜空,忽然有点希望东方永远不要变白。

    “哎,你们两个小人儿在这里喝酒胡闹,却累我这个老人家四下里跑……”

    平静的夜已过去了大半,就连方原也快要沉沉睡去时,他忽然察觉有些不对,周围的风声,不知何时消失了,远处山间隐隐的兽啼也消失了,他转过了头,便看到一个道姑打扮的女子,轻轻的捶着腰,走到了仙台上来,在他面前轻轻的坐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前辈是?”

    方原看到了那道姑,并不惊慌,只是客气的问道。

    这一方仙台,本来就是一件仙宝,若有外人闯进来,立时便会受到仙台反弹,这个道姑却像是回到家中来一般,连熟睡的洛飞灵都未惊动,那只有一个原因,这仙台本来就是她的,而且他看到这道姑一来,便随手布下了一个神秘的结界,便也知道她一定有话要对自己说。

    “我是这小丫头的长辈,也算是她的护道者吧,你可以唤我作九姑。不过如今,你唤我声恩人也无防,刚刚我可是替你这小孩子处理了不少的事情,你且过来看看……”

    那道姑袍袖轻轻一挥,地上忽然出现了一片东西。

    方原仔细一看,却微微吃了一惊,却见地上扔着七八只乾坤袋,品质皆是不菲,有些还沾着血迹,更有四五件法宝,有的完整,有的残缺,可关键是,那些法宝,居然都是真真正正的法宝,品阶过了法器不止一筹那种,如今却都像垃圾一般的堆在了地上……

    “这都是从阴山宗派了过来找你的弟子,和一些南荒城过来盯着阴山宗弟子的妖将手里抢过来的,虽然不值几个钱,但也许好歹能对你有些作用,我就给你带了过来,让你挑挑!”

    九姑轻轻一笑,风淡云轻。

    方原微微一怔,便已然猜出了真相来。

    既然这些人的乾坤袋和本命法宝,都被抢了过来,那些人的下场自然不必说了。

    他忍不住又看了洛飞灵一眼,此时洛飞灵仍然安静的睡着,这个道姑出现的一霎,便已布下了一种奇怪的领域力量,在这领域之中,这场对话,大概只有自己和她能听见。

    而方原心里的感觉,则是有些复杂。

    他倒是没有想到,阴山宗与南荒城,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后手,想来不免有些后怕。

    他自然也知道,青阳宗甚至是越国五大仙门看到了自己的天道筑基后,很可能会护住自己,可这样一来,势必会与这些妖魔对上,不知又会掀起多大的腥风血雨,也不知要死多少人,甚至就算是这样,自己在这么多高手盯着的情况下,性命能否保住也是两说……

    洛飞灵这个丫头,暗中居然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刚才却提也未提。

    “不必谢我!”

    九姑轻轻一笑,道:“我本也是懒得管的,这个丫头缠了我两天,却是不得不出手了!”

    她一边笑着,一边有意无意的打量着方原,没有动用她那恐怖的神念,只是像一个普通人一般,以目光审视着,尤其是看到了抱着方原的胳膊睡着了的洛飞灵时,嘴角更是升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只是这笑意,却又在看到了方原手上的青皮葫芦时,缓缓的消失了。

    “她送给你了?”

    她看向了方原的脸,淡淡开口,声音清淡,微显认真。

    “是的!”

    方原点了点头,将红鸾收了起来,道:“洛师妹还邀我参加将来的一场仙宴!”

    “小丫头对你倒挺有信心的……”

    九姑嘴角再度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道:“不过,你确定自己真的会去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