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下豪商

元符元年 第984章 拥有四海的皇帝——以理服人

    喀喇湖北岸,一面特别巨大的万字符旗迎着秋风,猎猎飘扬。

    万字符旗下,是一顶大食波斯风格的大帐,原来也不知属于狮子汗还是桑贾尔不过现在这里属于大教谕章援。

    坐在大帐里面的章援,一张晒黑的面孔上,笑意是怎么都掩饰不住了。

    大获全胜啊

    这一战虽然打得持久,从马政和萧合达率兵出沙州西行到现在,都有两年了。可终究还是打出了个大涨国威的全胜。虽然入侵国的突厥贼寇桑贾尔走脱,但是下桃花石的阿斯兰汗现在就在大帐外面听候发落。西塔吉克的埃米尔和古尔人的埃米尔,还有桑贾尔的大将库吉马,都派来了请降的军使。

    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喀喇汗人、波斯人、迦兹尼人成了俘虏,现在都坐在喀喇湖南岸的草原上,等着大教谕章援去发落。

    至于缴获的牛羊马匹、兵器营帐、各种财物,更多到了不计其数的地步。

    而且据阿斯兰汗派来请降的米哈迪耶报告,在葱岭以西以南,最强大的势力就是那个看上去好弱的桑贾尔了。米哈迪耶还说,这一战至少打掉了桑贾尔一半的实力。

    如果大宋天兵要趁胜越葱岭攻入天竺或是波斯,绝对是可以大获全胜的。

    也就是说,大宋天可汗的声威,不,不是声威,而是实实在在的权势,可以越过葱岭,进入波斯和天竺了。

    凭着这一点,当今天子可就超过了本朝的艺祖和太宗皇帝,成为了华夏自古以来的第一明君雄主了。

    不过,今上除了特别能玩乐和特别能花钱之外,好像也没什么雄才大略啊怎么就超过了艺祖和太宗了章援心说:这大约就是垂拱而治吧真正的名君英主,千古一帝啊

    “赵留后,”章援收起了心思,然后笑吟吟看着同样一脸喜色的赵忠顺,“你怎么看啊这个狮子汗,还有外面那些喀喇汗人,都要如何安置”

    赵忠顺笑着一拱:“下官一介武夫,这等事情怎有主张自是听从大教谕的安排了。”

    章援抚着胡须,笑着说:“既然留后要本官做主,那本官也就做一回主吧。

    先说喀喇汗的难民吧。咱们现在是兵到途,向回走是300多里。向前走是400多里,走完就可以进入故大唐的波斯都督府辖区了现在叫劳什子霍拉桑埃米尔辖地的。到了那里,就容易找到吃食了。

    依本官看,不如就带着难民向西南入波斯都督府辖区吧。在那里找粮食可比在喀什噶尔找吃的要容易啊疏勒绿洲那边现在没有人耕种,城内的粮食也被阿斯兰汗搜刮一空,留在那里的百姓还不知道吃什么呢可不能再多带上十几万人回去了。即便要回,也等疏勒绿洲恢复了元气,才能养得活他们啊。”

    疏勒和于阗两镇在过去两年沦为战场,可是大大伤了元气,没有几年乃至十几年的休养生息,是不可能恢复的。

    “也只能这样了。”赵忠顺点点头,这些被俘的武装难民暂时是不能送回疏勒绿洲的一来没有粮食;二来也不见得可靠。万一在疏勒绿洲闹将起来,河西军进入天竺的计划可就要耽误了。

    另外,喀喇汗朝的难民毕竟是“桃花石人”,总比波斯人、迦兹尼人和天竺人可靠吧

    “阿斯兰汗肯定是要入朝的。”章援接着说,“他现在是降王,待遇应该类比孟昶和李煜。”

    看来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赵忠顺心说:还好自家兄弟有点实力,要不然也得落得李煜一般的下场

    “那就送他入朝吧。”赵忠顺瞧了一眼站在那里的米哈迪耶,这个人可是宝贝啊熟知波斯、天竺、大食国情,而且还能说波斯语、突厥语、大食语、钦察语和汉语。带上他南下入天竺,可是事半功倍啊

    “大教谕,”赵忠顺指着米哈迪耶道,“这位天方教学者可是博学之人,而且了解西方诸国情况,可否留在下官军”

    根据计划,章援和大教化团的兵马是不会入天竺的。他们将会在打扫完战场后返回疏勒绿洲,并且在疏勒绿洲、莎车绿洲、于阗绿洲等地,开设封建化的书院、佛寺和道观,并且用诸教平等和谐为原则,开始传播和交流。

    “也好。”章援点点头,对米哈迪耶道,“阿訇,你就跟随赵统军入天竺吧赵统军虽是佛弟子,但是也不会压迫天方教徒的咱们大宋向来讲究诸教和谐,以和为贵,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小的也是宋人啊”米哈迪耶正色道,“自当遵奉大宋的诸教和谐,也会教导下面的阿訇们遵守。”

    “如果他们不服气也没关系,”章援笑着,“让他们到大教化团来,自有人会和他们讲道理的。”

    说着话,章援一指挂在大帐里面的怒目持剑孔子像,温言道:“我们儒家,一向是以德服人,以理服人的。”

    赵忠顺也附和着,“对对对,以理服人,以理服人教化团上下,最会以理服人了。这个本官是深有体会的”

    米哈迪耶看了眼孔子像,心说:都是汉人的儒生怯懦无用,现在看来完全是谣传啊他们儒家的先知,看上去就孔武有力,一定是位勇敢的骑士

    章援摸着胡子又道:“阿訇,你去把阿斯兰汗,还有那个什么西塔吉克人、古尔人的军使,还有桑贾尔的那个大将派来军使都请进来吧。

    本官见见他们,和他们说说咱们大宋的道理”

    今天章援要讲的道理是很简单的也没有什么宇宙起源,也没什么天人合一,更没有以理性探究天理。

    有的只有服,还是不服

    服了,那就称臣、朝贡、送人质,接受大宋的册封

    不服,那就继续打,打到服气为止

    另外,选择服气的,还得为王前驱带着赵忠顺和萧合达的大军杀进波斯指阿富汗和天竺,一路杀到迦兹尼王朝的首都拉哈尔。

    喀喇湖大捷和攻克喀什噶尔城,还有喀喇汗朝阿斯兰可汗归顺大宋的喜讯,自是要露布飞捷,报入开封府的。

    因为距离太远,报捷的使者直到大观二年的冬天,快到十一月的时候,才万里迢迢,带着好消息抵达大宋的首善之城。

    而这份令人惊喜的捷报,立即就在本就暗流涌动的开封府城激起了又一场官场争斗。

    或者说,章援的露布飞捷成为了“大观政争”的导火索。

    “好好一个书生掌兵的章致平”

    “谁说书生不知兵我看这章致平用兵的本事,远在武崇道和高师严之上啊”

    “一战破二国,降王这等战功堪称我朝开国以来之第一人了”

    “章子厚能有这样的儿子,足可含笑九泉了”

    “可惜忠孝难两全啊章子厚仙逝的时候,章致平不能在床前送终,总是不圆满啊”

    政事堂,刚刚结束崇政殿召对的宰执们纷纷议论起来了。他们还没想到章援的胜利会给大宋的朝局带来多大的震荡,所以一个个都挺高兴的。

    因为这一战的主帅章援是个官,而且还是正经的进士出身。章援的胜利,充分说明了大宋的官是可以直接掌兵的

    章援在西北的胜利,正好可以用来压制最近有点冒头的新军武官势力。

    除此之外,大家还对章援未能给章惇送终一事感到非常惋惜。

    章惇是大约一个月前病逝在海州蒲园的,死的时候大部分子孙都在身边,还有一堆重孙子,其实还是很热闹的。但章援因为要在前线督军,所以就不能给爸爸送终了。实际上,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老爸仙逝了呢

    “子由,”右相张商英问苏辙道,“如今西域、河西还有许多未定之事,你看是不是要让章致平夺情”

    夺情就是父母死了不守年孝的意思。一般情况下当然是不行的,不过章援现在可是西域军的统帅,还兼着“收河西”的重任,夺情才是情理之的。

    “章致平自然得要夺情了。”苏辙摸着已经雪白的胡子,眉头微微蹙着。

    他已经想到了官家在得知西域大捷消息的反应了。

    一定是大喜过望,而且还会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实际上,厉害的不是官家,甚至也不是章援,而是实证学派

    而自以为厉害的官家,一定会下决心搞什么万国来朝上尊号这种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事情了。一方面浪费公帑,一方面还会引起契丹人的警惕,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这事儿,可得想个什么办法,才能给搅和黄了呢

    苏辙正琢磨着,一个小黄门忽然从外面走进了,出现在了政事堂,不用说,一定是来传旨的。

    果然,小黄门看见在场的大臣们都纷纷起立,就开口传诏道:“天子有旨,着苏辙、张商英、郑居等立刻进宫商议西域大捷善后之事。”

    net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