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1903章 暹罗使者

    施二姐站在船上,看着港口停泊的那些大船,特别是中间的那艘巨大的宝船,不禁自豪的道:“快些,咱们早些去觐见殿下和伯爷。”

    郑和船队在经过旧港时并未停留,只是派人说了后续还有船队的消息。施进卿一听是汉王和兴和伯领头,马上就派了施二姐来觐见。

    边上游弋的一艘战船灵巧的转了过来,临近时施二姐赶紧表明了身份,然后被带着往码头靠岸。

    等进了大营,施二姐看到营中就像是晒衣服般的挂着许多架子,上面一片片的肉在晾晒着。一些百姓正在不时翻动着肉片,看服饰居然是明人。

    “这是鼍龙肉,味道好极了。”

    引她进来的王贺想起昨晚吃的那一顿红烧鼍龙肉,不禁暗自回味着。

    “见过殿下,见过伯爷。”

    帐篷里还残留着鼍龙肉的味道,朱高煦点点头,方醒问道:“苏门答腊如何?”

    施二姐恭谨的道:“伯爷,苏门答腊这些时日闹腾的厉害,老王的人和新王在对峙。”

    方醒点点头,没有丝毫的动容:“你来了正好,满剌加这边的情况如何?”

    目前大明在这片海域只有旧港这个据点,一切准确的消息来源都只能依靠他们。

    “伯爷,暹罗和满剌加之间很难共存,暹罗一直想控制这道海峡,满剌加力有未逮,若不是慑于大明的存在,两国早已大打出手了。”

    “为什么不打呢?”

    方醒的话让施二姐一惊,她说道:“伯爷,暹罗一旦控制了海峡,这片海怕是无人能敌了。”

    爪哇此刻在混乱之中,暹罗就是区域强国,一旦势力膨胀,很快就能席卷周边。

    方醒笑了笑,看了一眼已经极度不耐烦的朱高煦,说道:“大明总是要为弱小做主,至于旧港…苏门答腊内乱,无主,本伯忧心局势恶化,稍后就去看看。”

    施二姐心中一喜,就说道:“殿下,伯爷,那下官这就回去准备一番,也好给王师带路。”

    带路?

    方醒一怔,说道:“去吧,记得别插手。”

    施二姐喜滋滋的去了,朱高煦没好气的道:“直接拿下不就完了,非得要去谋划谋划,到头来还不是一个样。”

    “殿下,这就叫做师出有名,咱们要想控制住这边,那吃相可得要注意了。”

    以前朱棣时期时,因为朝中不支持,所以必须要用霹雳手段来震慑一干小国,方醒这才两战打垮了爪哇。

    如今是朱瞻基当政,来自于草原的威胁被打垮,此时不谋划,那还要等到何时?

    “何时去那个大岛?”

    朱高煦心心念念的就是方醒所说的那个大岛,一心想把自己的封地改到那边去。

    方醒说道:“殿下若是急切,那我这边安排几艘船,把您先送过去?”

    “好!”

    方醒本只是随口一说,可朱高煦却就像是打了鸡血般的兴奋了。他起身道:“快去快去,本王今日就要走,记得多给些鼍龙肉和好酒。”

    王贺一听朱高煦要独自去那座大岛,几乎腿都吓软了,拉住方醒就开喷。

    “兴和伯,你疯了?要是殿下出了什么事,咱们俩都得倒霉。你倒是好,顶多丢爵流放,可咱家多半是要一刀两断,想想我那苦命的儿子哦!咱家要是去了他可怎么活……”

    方醒满面黑线的看着王贺眼泪鼻涕一脸,再看看正指挥人收集鼍龙肉片的朱高煦,就喊了一声:“殿下,那边的肉多。”

    朱高炽回头问道:“你确定?”

    方醒点点头,认真的道:“有,很多肉。”

    朱高煦一听就爽了,就叫人停止搜刮鼍龙肉,然后准备出。

    “殿下,那边有蛇。”

    方醒觉得还是提醒一下为好,可朱高煦却满不在乎的道:“上次吃过了蛇羹,觉得味道不错,回头就多弄些蛇肉肉干。”

    这位看来是要把肉干事业扬光大了,方醒提醒道:“那边据说有些稀奇古怪的动物,殿下,都能吃。”

    朱高煦只要有肉就够了,他当即招呼了自己的人,然后叫上了郑和特地留下,走过这条航线的向导,打个招呼就跑了。

    方醒丝毫不但心,因为他把操船最出色的水手都给了朱高煦,而且还有向导,只要不碰上飓风什么的,朱高煦必定无事。

    “袋鼠有个袋袋,袋袋装着小孩……”

    方醒哼着歌慢悠悠的查看着满营地的肉片,太阳一大,肉味蒸腾。

    到了下午,海边码头截获了三艘船,然后带着人找到了方醒。

    看穿着方醒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他挥挥手,有人来把刚端上来的饭菜拿走。

    桌子上只剩下了一壶酒和酒杯,来人行礼,操着流利的大明话说道:“见过兴和伯。”

    气氛有些静谧,大家都知道对方的身份,可却因为前段时间两国之间的暗斗而有些膈应。

    方醒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了一口后,说道:“贵国在缅甸好大的煞气。”

    使者做惶恐状道:“那只是叛逆,如今那些叛逆的人头已经送到了大明,鄙国国主已经准备再次派人去大明请罪,并供奉。”

    说着他偷偷的瞥了方醒一眼,上次去请罪的使者还没回来,大明的两支船队就来了,而且都错过了暹罗,这是什么信号?

    索性他正在等待出海,得了消息就果断派人去告知国主,他自己出海来找明人。

    “供奉?”

    方醒的面色微怒,使者心中一凛,他深知这位所到之处血雨腥风的惯例,所以赶紧说道:“兴和伯,外臣此次带了些东西,这是礼单。”

    他担心方醒会拒绝,并勃然大怒,然后驱赶自己,起兵直攻暹罗,所以态度谦卑,只差跪下了。

    方醒神色淡然,说道:“拿过来看看。”

    使者大喜过望,急忙把礼单递给方醒,然后一一介绍着好处。

    “这些香料就不提了,鄙国还准备了一对白象,还有不少好木材……”

    “白象不要。”

    方醒用指甲在白象下面划了一个痕迹,说道:“大明找不到喂养白象的人。”

    使者一个激灵,然后笑道:“兴和伯,外臣已经准备好了象奴。”

    这人怎么那么不知趣呢?

    方醒淡淡的道:“大明没准备象奴的食物,贵国自己养着吧。”

    马丹,就算是要建造动物园,可现在也不是时候啊!

    使者迷惑的看着方醒,以往暹罗进贡白象时,大明可是欣喜异常,现在这是怎么了?

    他在想着那次愚蠢的试探性进攻,结果被明军一个反击打的溃不成军,然后举国瑟瑟,担心明军大举进攻。

    可明军却撤军了,仿佛先前的厮杀只是一个幻象。

    这让暹罗朝中上下惊疑不定,于是使者就一拨拨的出,去北平向皇帝请罪。
Back to Top
TOP